探讨了一个孤独小职员的反抗

日期:2021-01-16 15:50:2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822

探讨了一个孤独小职员的反抗(图1)

到底该如何反抗平庸疲惫的日常?我们试图在作家身上寻找答案。

如果将打工人的身份进行“对号入座”首先想到的可能就是卡夫卡与佩索阿,他们一个在保险公司工作,一个是贸易公司的会计,都陷于繁琐的工作日常,却也都创作出了极具高度的文学作品。

今天的文章便来自单向与蜻蜓 FM 合作的音频节目《十三夜·单读》许知远从佩索阿的《惶然录》出发,探讨了一个孤独小职员的反抗。这种反抗,不是宏观叙事上的,而是具体生活中的。因此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可借鉴。

惶然录是在我大学时代对我影响很大的一本书,90 年代在北大(读书)的时候,经常会翻这本书。它是高度的自我追寻史, 有一种非常奇怪的力量。

佩索阿是有点像卡夫卡的。卡夫卡也是个小职员,是一个保险公司的职员,佩索阿是一个贸易公司的会计,他们两个可能都是面对 20 世纪初的世界。那个世界官僚主义开始兴起,很多技术手段带来分工,你每天要面对大量的日常事务,所以那个时候人类最明显的一个趋势—异化开始出现了。面对这样细分的工作的时候,你不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只是跟随现代的节奏。

探讨了一个孤独小职员的反抗(图2)

卡夫卡

我觉得这两个作家都是试图反抗这样的一种节奏,一种新的异化,所以他们要更深地逼问自我:我是谁。可能卡夫卡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甲虫,每天受到无尽的焦虑的困扰。佩索阿也一样。《惶然录》实际上是他们每天面对不断变化的新世界的时候,内心那种强烈的焦灼感。

他用写作来面对这个角度。在写作过程中,他当然也会发现,从来没有一个所谓的一以贯之的自我和自己的生活,你的生活总是被无限地分裂,你同时有 ABC 很多种各种渴望,各种可能性,所以你的生活好像就面对这样的可能性。

90 年代末的时候,我即将进入社会,要工作,受各种迷茫的困惑,到底要选择什么样的职业,有各种可能性。其实在那一刻,人是会丧失自我的,或者可能希望自己盲从于他人。那一刻这本书对我是个巨大的提醒。每当我觉得惊慌失措的时候,我就回到这本书。

这本书(描述的)都是一些日常的景象。佩索阿一辈子都没怎么走出里斯本的那条街道,他的公司在那条街道上,他住的小旅馆也在街道上,他每天在小旅馆楼下餐厅吃饭…所以他是在一个非常小的环境里面,但他有个非常广阔的精神世界。但他同时是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你到底渴望什么需要什么,并且把所有的渴望、需要,包括焦虑书写下来,用书写就足以澄清自己内心的混乱,而且里面有一种非常独特的自己的声音。

我在公司上班,创业本身是一个对人的高度异化。我每天要跟朋友们讲话,要面对不同的主题,甚至每时每刻都会被打断。当你被打断的时候,不断面对的时候,你自己的内在逻辑、内心感受经常会被消失掉,你就会跟周围的环境慢慢地融合在一起,而这个时候就会陷入特别大的焦灼。好像我的内心分成了好多段,好多碎片,每个碎片通向不同的方向,每个碎片都有它自己的欲望和逻辑,我觉得特别疲倦。而且这时候人变得非常的不敏感。

我 在书店里面转,看到新版的《惶然录》也就是《不安之书》当我翻开序言看到第一句话的时候,感觉到了一种久违的清凉感和安静。

里斯本有一定数量的餐馆,其中一家外观体面的酒楼上,有一间标准的餐室,它有着不通铁路的小镇饭馆所特有的坚实感和家常风味。在这些二楼的餐室,除了星期天,顾客寥寥无几,你总能遇到一些相貌平平的怪人,那些生活舞台的配角。

这句话其实是佩索阿在说自己的,他用一种非常抽离的方式来描述自己的日常生活。读到这句话的时候,好像我一下子也抽离出了我此刻看起来纷乱或者忙碌的生活。

探讨了一个孤独小职员的反抗(图3)

“佩索阿的”里斯本 photo by Julian Ibarra

佩索阿实际上是 20 世纪里斯本文艺活动的中心式人物,某种意义上就像卡夫卡对于当时布拉格一样—尽管他们都是以非常低调不起眼的方式开始的。

佩索阿从来也不会特别严肃地对待自己的作品。他是会计嘛,他在自己公司的便签上写作,在咖啡馆的餐巾纸上、信封上面写作。而且他经常会尝试不同的方式,把自己假想成各种不同的角色,每个角色来写一个…可能是戏剧,可能是诗歌,可能是散文片段,他们都探索自己的方式。他也不珍惜这些东西,经常会散乱地丢在一边。

他好像就通过这些碎片式的写作来自我治疗似的。佩索阿在所有这些碎片里面,其实最终是完成一个对存在焦虑的反抗。

探讨了一个孤独小职员的反抗(图4)

佩索阿

我刚才讲了 20 世纪初是一个迅速发展的时代,人在其中感到高度的异化,同时对于欧洲世界来讲,也是个衰落的时代。欧洲人的意义很大程度是从中获得的。就像尼采所说的“上帝死了”你不再能从中获得个人的强烈身份感和意义感的时候,你怎么去创造新的意义?会有一种巨大的存在的焦虑。佩索阿每时每刻都保持清醒的思考,他在这种可能是碎片式的每一刻中,获得自己存在的感受和意义。

当然,如果说起来此刻,我们也面临着一场巨大的存在焦虑和意义缺失。

而佩索阿的《惶然录》实际上是说你如何真正面对自己的不安,去思考不安,去描述和分析不安,这可能 是一个 对我们来说特别重要的事情。

我们每个人都是几个,是一些,是极大数量的自我,所以那个笔是周遭的自我,不同于在周遭中受难或者自得其乐的自我。我们的存在是一块辽阔的殖民地,有不同种类的人以不同的方式思考和感知。

- 今日话题 -

你是如何“反抗”日常的?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反抗

指反对并抵抗.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此时的唐鹤德还是一个银行的职员,后来张国荣的事业一路高歌猛进,当年他的粉丝们现在很多都比他还大了

此时的唐鹤德还是一个银行的职员,后来张国荣的事业一路高歌猛进,当年他的粉丝们现在很多都比他还大了

此时的唐鹤德还是一个银行的职员,后来张国荣的事业一路高歌猛进,当年他的粉丝们现在很多都比他还大了[详情]

街头穿健身裤的女孩,让这双长腿看起来又细又直,很多人都会认为这不是健身房的产物吗

街头穿健身裤的女孩,让这双长腿看起来又细又直,很多人都会认为这不是健身房的产物吗

街头穿健身裤的女孩,让这双长腿看起来又细又直,很多人都会认为这不是健身房的产物吗[详情]

对于这位充满女人味的优雅小姐姐,但她仍然不感到孤独

对于这位充满女人味的优雅小姐姐,但她仍然不感到孤独

对于这位充满女人味的优雅小姐姐,但她仍然不感到孤独[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