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学军只有一个,辛格谈如何开始创作

日期:2020-06-30 22:24:1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832

文/魏钢强

彭学军,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西作家协会副主度。生于湖南吉首,在湘西少数民族地区度过了童年和少女时代。1981年,因父母调动工作举家迁至江西赣州。1989年开始发表第一篇小说,出版有《你是我的妹》《腰门》《奔跑的女孩》森林里的小火车〉等四十多部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集和散文集。获儿童文学奖小说大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五个一工程”优秀图书奖、2015年中国好书奖、冰心儿童文学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等多种奖项。是中国当代儿童文学作家群中的实力派和有影响的作家之一。作品被译成韩、日、英、法等文字输出国外。

彭学军只有一个,辛格谈如何开始创作(图1)

一、经历和体验

彭学军最初的创作灵感,来自她童年和少女时代的独特经历。如梦的湘西风光、如诗的民族风情、神秘的巫文化伴她成长,在她作品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记:《你是我的妹》中的阿桃一家,当年就住彭学军家不远,小说中的妹妹有自己妹妹的影子,连名字都是直接借用的;现实中的云婆婆九十高寿离世,清明在凤凰烧过一本献给她的《腰门》叙写体校生活的《奔跑的女孩》讲述的是铭心刻骨的童年记忆。

彭学军写“男孩不哭”组合,不光主角由女孩变成男孩,故事发生地也由湘西变成了江西,且主要写的是赣南:《浮桥边的汤木》写的是赣州的浮桥,《森林里的小火车》写的是赣南上犹的小火车…叙述也不自觉地由第一人称为了第三人称。说到底,这是她个人经历和生活基地的转移做出的选择,《建座瓷窑送给你》更是他自我的大胆尝试。事实上,读者很难从她现在的作品推测她的下一部,但熟悉她的人总能从她的行踪寻找到答案。

她作品的主题,不是预设的,不是“提炼”的,而是原本就在那里的。她应《中国教育报》约请为《奔跑的女孩》写的寄语—“梦想不是用来实现,而是用来指引和照亮的”是她个人亲历的真切感悟,没有当年体育生涯的放弃就没有现在的自己。彭学军的作品从不刻意追求深刻和宏大,也从不一味俯就市场要求的儿童趣味,但她的作品从未脱离现实,从未脱离儿童,总能和时代同步。高洪波赞赏她“对世界和儿童世界交汇表现的再现能力”汤素兰说,“对于这个时代,对于孩子的成长缺失什么,她可能比很多的作家都更敏锐”李东华说,“她不是以减少或者回避生活的复杂性,来成全人们心理中所期待的儿童文学该有的爱、温暖、柔情的特征”都肯定她的创作从来没有脱离生活的根。何向阳评析说,彭学军作品以一种淡淡的诉说,把时代特别激烈、特别尖锐的东西放在了后面,完全是以一个女孩子的目光来看这个世界,“但它的价值可能超越了我们一般所说的儿童文学的范畴…它其实呈现了一个时代,呈现了一代人的童年”

彭学军只有一个,辛格谈如何开始创作(图2)

二、追求和探索

自接触写作开始,彭学军在创作上一直求新求异。她写湘西女孩的三部长篇,作品中的“我”身份各异:在《你是我的妹》里是随父母下放苗寨的“女”《腰门》中是吊脚楼里的寄养儿童,《奔跑的女孩》则变身为少年体校的学员。这每一个身份都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和地域特色,都是自带吸引读者的神秘光环的“珍稀”形象,可彭学军极其“奢侈”地即用即弃,决不留恋,决不重复。“我”的身份变了故事一切都变,作品的场景和叙述绝不雷同。

彭学军善于寻找新颖题材,但从不期望单纯以题材取胜。熟悉的题材没能成为她写作的包袱,陌生的题材也不会成为她写作的障碍。她知道该怎样深入生活、贴近人物,也善于用丰富的想象结构故事、用丰沛的个人情感体验充实细节。因此,“男孩不哭”的成功并不意外,最后正如朱自强所说:“我觉得用这个组合高高地超越了自我。”

“男孩不哭”组合,是长久积蓄的喷发,也是深谋远虑的开始。它要揭示男孩成长过程中表面的波澜不兴和心底的惊涛骇浪。《浮桥边的汤木》是它的第一部作品,方卫平评价说:“少年轻盈的生命与沉重的死亡之间的对峙,碰撞出独特的生命思考和感悟。它让我们想起的短篇小说《等了一整天》中那个同样在误解中与死亡相面对的孩子。在彭学军的作品中,孩子丰富的心理和情感得到了更为细致的表现和书写。”

“男孩不哭”最初的计划是写一组男孩心理冒险的故事。可最后完成的四本书,心理的、幻想的、写实的,完全不在一个路数,却各具特色,部部出彩。

总之:“一个有出息的作家决不依傍他人,也绝不重复自己,总是将不懈的艺术追求深深渗透在自己每一部新作中。彭学军的创作实践正是这样的。”这段话来自樊发稼先生的个人博客。

彭学军只有一个,辛格谈如何开始创作(图3)

三、情感和表达

彭学军坦言“不能容忍平庸和粗糙的文字”但她并非一味追求语言的精巧,而是强调“准确比优美重要,情感的准确表达尤为重要”因此,读她的作品总感觉那么舒服。

她的文字摇曳多姿,却能把故作姿态击得粉碎。她的表达本能地排斥规矩、刻板和平稳,让你羞于为讲究对称、排比而沾沾自喜。她的文字散到让你没脾气,有辛词读到“知我者,二三子”时的那种感觉。

她的文字是说给你听的,不是演给你看的。读她的全部的散文,只见到过一个“啊”字。她的小说总是不急不躁静静地讲述,人物很少有伶牙俐齿的。《你是我的妹》开篇写妹妹老扁来接“我”先是远远的“蹦跳着朝我招手”再是“很亲热地拉着我的手,傻傻地笑”始终没说一句话。而改编自小说的《阿桃》的文学剧本:“一声呼唤打破了宁静:‘姐—’峭壁后跌跌撞撞地奔来一个小女孩”编剧是剧作家白桦,改编很精彩,但风格大有不同。

你是我的妹有近半数的人物对话是转述。例如:阿桃说她的歌都是教的,她唱得不及唱得一半好。/我每次抱着妹如痴如醉闻着的时候,阿桃都要笑我,说像小狗崽子嗅骨头。/阿桃说,一只小羊羔丢了,她们去找找…这些句子如果改成直接引述,叙述的情绪跳出,阿桃也就不是那个只会说“生硬的汉话”的阿桃了。

彭学军的文字,总能从儿童的视角寻找美和发现美。景德镇籍作家郑允钦读《建座瓷窑送给你》忆起景德镇儿时的童谣:“镇巴佬,卖灯草,门角里睏,老鼠咬…”他叹服彭学军作品表达的真和美:“面对现实,没有拔高,也没有悲观;人物关系处理大胆,写活了,作品的思想深化了。”

彭学军的文字总是充满美好的情感。《戴面具的海》那个揭不下来的面具,因了奶奶临终前的爱抚,轻轻地就摘下来了…阎晶明说:“这是一个很温暖很善良的表达。在有限的紧张感里面去努力地表达无限的亲情、友情,做得非常好。”

四、自律和自信

2012年,彭学军的“男孩不哭”组合列入“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这“组合”二字非常惹眼,它申明这套书中每个作品都是独立的。若干年后,出版社成立“彭学军室”却很少有人注意它和众多的儿童文学作家工作室有什么不同。“系列”和“组合”“工作室”和“室”称谓差异表明了彭学军选择:希望能继续“很慢很慢的写作”而对出版社来说,尊重文学创作规律、避免“作家资源”的过度,就是对作家最大的支持和爱护,也是提高儿童文学图书出版质量的实际举措。

诺奖作家艾·巴·辛格谈如何开始创作:“必须有写故事的真正渴望或者激情…必须有自信或者是想象—这个故事只有我才能写出来。它一定要是我的故事。”多年前,辛格的《给孩子们的故事》在社里出版,我曾和彭学军谈起过他。我觉得彭学军的创作态度与辛格相同。她无法接受缺乏真正渴望和激情的写作;一旦落笔,一定是她坚信的“只有我才能写出来”的故事。不管故事是否来自的亲历,每一部作品对彭学军来说都是独一无二的“我的故事”在这些文字里,如曹文轩所言,一定“有着只属于她彭学军独自一人所拥有的东西,比如她的叙事方式,她的美学,她的语言,她的格调,她的主题和她的故事”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学军

学军,是指为学校带领青少年学生到教育基地学习军人生活。

作品

通过作者的创作活动产生的具有文学、艺术或科学性质而以一定物质形式表现出来的一切智力成果。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孟子义新剧开播,与《陈情令》反响大不同,网友直言已经爱上了她

孟子义新剧开播,与《陈情令》反响大不同,网友直言已经爱上了她

孟子义新剧开播,与《陈情令》反响大不同,网友直言已经爱上了她[详情]

一旦开战美国会先打谁,基辛格倒是说出了自身的内心想法,却是让全场都陷入了一片寂静当中

一旦开战美国会先打谁,基辛格倒是说出了自身的内心想法,却是让全场都陷入了一片寂静当中

一旦开战美国会先打谁,基辛格倒是说出了自身的内心想法,却是让全场都陷入了一片寂静当中[详情]

不想被人工智能比下去,你的文案得“走心”,它的秘密都在这里 广告文案“走心”是怎么样的呢?什么是“走心”的广告文案? 为什么“走

不想被人工智能比下去,你的文案得“走心”,它的秘密都在这里 广告文案“走心”是怎么样的呢?什么是“走心”的广告文案? 为什么“走

不想被人工智能比下去,你的文案得“走心”,它的秘密都在这里 广告文案“走心”是怎么样的呢?什么是“走心”的广告文案? 为什么“走[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