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

日期:2020-09-21 07:37:4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优 阅读人数:37

最近你有没有被“好!很有精神!”刷屏呢?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1)

这段出自50年前的啊!海军!,讲的是二战时旧海军的事。

但最近却大幅出圈,整得人尽皆知。

这个片段有什么特点呢?

总的说来,就是非常昭和,昭和到令人窒息!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2)

这段讲的是江田岛海军学校新生入学的时候,负责新生的四年级学生森下下士,要求新生“有精神”地做自我介绍。

一旦新生们说话的声音稍微小一点,森下为首的四年级学生就会高声怒叱:“听不见!”“重来!”“重来!”强迫新生像精神病一样大喊大叫。

“我们高年级学生是你们最好的老大哥!”

“我们会亲切地告诉你们!”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3)

“这么小声还想开军舰!”声控军舰

“你那是立正的姿势吗!”

“在海军学校,四年级学生说听不见就是听不见!”江田岛聋哑学校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4)

这部片子在上世纪70年代就被作为内参片引进,进行了译制配音。

就是这个中文配音,比日语原版还有精神,更加能秀出原片那股昭和味儿。

相比之下,原版日语黯淡无光,根本听不见!这么小声也想拍!

可以说,这个梗能火起来,跟过于“有精神”的中配是脱不开关系的。

那啊!海军!这部到底讲的是啥呢?这个魔性的片段,和整部的内涵一致吗?

为了求证,我把这个片子看完了。

不得不说,看完整部,“很有精神”这个片段,那真是这部的精髓和缩影。

如果以当时的眼光看,这部片子明显是想要通过描述一个本来“不精神”的青年变得“精神”的故事,给的招魂,典型的右翼片,“反战败”不“反战”

如果以现在的眼光看,这部片子恰恰反映了,在当时的,穷苦的底层人想要出人头地,就不可避免地被政权引导走上的悲哀命运。

啊!海军!一开场,是岩手县县立岩木中学的军训,学生一边行军,一边高唱《元寇》歌曲讲的是“镰仓健儿”抵御“元寇忽必烈”的故事。

军训教官发现,有人在散播反对军训的传单,男二号本多站出来主动承认是自己做的。但本多当时已经要投考陆军军官学校,教官根本不信是他做的。

这时,主角平田一郎出场,主动承认是自己写的: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5)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6)

平田一郎反对军训的理由是,他只想好好学习。

被教官直截了回怼: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7)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8)

李云龙直呼内行

教官说:今后不是死读书的时代了,要加强军事训练,时刻准备有事发生时,为天皇效忠!

他还警告平田不要整天想这想那的,太聪明的人容易变成“赤色分子”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9)

他这话一语中的。

当时的是“贫穷的”国内财阀敛财,政客揽权,贫富差距极大,像平田和本多这样穷苦家庭出身的孩子,连吃饱饭都成问题。

平田为了给家里省点钱,给地主家女儿明子补习功课时会故意留下来蹭饭吃,给家里省粮食。

他们之中有知识有觉悟的,确实容易被。

此时的,就是在主义和化这两个选择之间摇摆。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10)

平田一郎的想法,是要进入体制,当个政治家,解决的社会问题,很上进,一看就是进步青年。

他原本想要去的学校,是“一高”

所谓“一高”就是旧制第一高等学校。这个学校,粗略来讲,就是旧“帝国大学”的预科。

在20世纪前,“一高”是专门对接“东京帝国大学”今东京大学的,也就是说,那时你没考上一高,想进东大,门都没有!

20世纪以后,“二高”到“八高”也都有了进入东大的可能,但一高仍是进入东大的最佳捷径。

当时的政界,基本被东学部垄断,平田想从政,自然是优先要考一高。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11)

可平田家境贫寒,负担不起一高的学费,他去考学,都是瞒着自己母亲的,因为万一考上了一高,家本供不起,怎么跟母亲交待?

穷人家孩子想继续读书,军校几乎是唯一的选择。

平田的伙伴本多就报考了陆军军官学校,还想拉上平田一起去考。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12)

最终,本多被陆军军官学校录取,而平田被海军学校录取。

被军官学校录取这是大事,他俩一下子成了“全村最好的学生”村长点名表扬。

于是,平田就来到了“江田岛海军学校”

这个名字其实翻得有点问题。这所学校的确切译名,是江田岛海军兵学校以下简称“海兵”,一字之差,可差了不少,“海军/兵学/校”专门给海军培养“兵科兵学”的人才。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13)

这所学校最早于1869年在东京创办,1888年学校迁往广岛县江田岛,还特别要求校址附近不得开设娼馆。

在明治维新之后,确立了“陆军学普鲁士,海军学不列颠”的方针,学生宿舍“每一块红砖都是从英国拉过来的”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14)

除了从英国引进原版教材外,海军还花重金聘请了一支由38位英国皇家海军现役军官组成的教官团,教学活动全程英语。

这所学校,培养了二战期间旧海军几乎全部的高级将领,包括战时全部四位联合舰队司令。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15)

平田能考上这样的学校,也很了,但他心里的“第一志愿”终究还是一高。

平田心里不甘,所以对上这个学非常消极。

入学仪式后,出场的是平田他们的“分队长”班主任冈野大尉,上来就给你整出一句迷惑发言: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16)

他还强调,这是海兵独有的传统,为的是“以这种新的骨肉关系”锻炼学生…

就到了核能环节!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17)

养活了无数UP主的—森下老大哥闪亮登场!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18)

自称“老大哥”让新生“有不懂就来问”他们高年级学生会“亲切地告诉”新生的森下君们。

但从“听不见!”“重来!”来看,这种亲切其实就是上级压下级,要求新生的绝对服从。

平田显然是入校后最“没有精神”的那一类,在自我介绍时候明知道“要大声”的要求,还是很没精神地做了第一次介绍,在四年级学长的淫威下才勉强精神起来。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19)

就在这时,平田意外地发现,自己其实也考上了一高。

于是,他就向分队长冈野大尉申请从海兵退学,结果被毫不留情地拒绝,因为海兵学员是“天皇录取”的。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20)

委屈.jpg

被拒了不说,当天晚上,得知平田竟然胆敢申请退学的森下老大哥,把平田找来要教训教训他:

现在我来教给你什么叫做江田岛的精神!

做好准备!我来好好教训你!

把腿叉开!咬紧牙关!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21)

用拳头和巴掌来给“不明事理”的新兵蛋子“注入精神”这是的老传统了。

在真实的旧海军史上,对付不听话的兵,人通常用的都是这玩意: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22)

出自2005年《男人们的大和》

这种擀面杖粗细的大棒槌,一般长5、60厘米,直径5厘米左右,是旧海军专属体罚“刑具”名唤“精神注入棒”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23)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24)

揍完了之后,森下还对倒在地上的平田来了句“怎么样,懂了吗?”

绝对,绝对服从上级,如若不听上级可以随意发落,是把你揍趴还是给你盖被,全凭我上级做主!

这就是江田岛的精神!

有不少人觉得,啊!海军!这部影片对于当年国内政治的黑暗、的战争选择、人民在战争中的飘零是有反思和批判的,含有一定的反战逻辑,不是“反战败”片。

但有一点他们可能忘了,对于“江田岛精神”整个影片从头到尾没说过一个不字,一直是赞赏甚至歌颂的。

而中塑造的所谓“江田岛精神”是什么样,“森下月夜虐平田”这段可谓讲得明明白白,就是把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变成一个绝对服从上级的提线木偶,一个冷血的机器。

想走走不了的平田没办法,只能选择加倍“有精神”地训练学习,来做“无声的对抗”

森下看得很不爽,但是分队长冈野却表示:好事,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变成真正精神的海军了。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25)

果然,执行命令的次数多了,潜移默化之中,平田开始“注入精神”了。

下克上的“二二六兵变”之后,平田还对参与兵变的陆军官兵表示同情。

在与同学天山新泰罗片山新太郎对话中,他直指问题的关键:我们穷人要出人头地,除了海军学校无路可走,乡下的姑娘还没有牛马值钱,财阀却富得流油,你觉得这样可以持续下去吗?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26)

但片山说:我是海军军人,知道自己的本分,不参与政治。

片山从一开始,就领悟了“很有精神”的内核—绝对的服从,战争机器。

当初做自我介绍的新生一共三位,第一位天尊杨戬福冈先相一的样子,是他非常努力地“想要变得精神”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27)

而片山体现出来的则是,“我知道什么样是精神”的自信从容: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28)

片山富贵出身,当时全国第一名校东京府府立第一中学(今东京都立谷高中)毕业,入学成绩第一,规矩都懂,人家早就知道自己上军校是什么来了。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29)

到毕业的时候,片山排在队首,已经变得比谁都精神的平田与之并列,也变成了和富贵出身的片山一样的人。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30)

其中有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平田变得很有精神后,他的母亲在家里病危了,他选择不回家,理由是“怕沉迷母子感情会动摇自己成为一个军人的决心”“我的父母就是分队长”…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31)

的洗脑教育但凡放松一天,对象就可能“跑偏”必须天天洗,时时洗。

恐怕平田自己心里也明白:

一旦他回家,看到积劳成疾、命不久矣的,看到贫瘠无希望的家乡,本来就仍然对“国内政治问题”怀有改革念头的自己,难保不会像当年军训教官说的那样,投身主义,那还怎么当旧军人?

走到这一步,平田一郎已经回不了头了,当年那个有抱负有理想的进步青年,已经彻底沦为了的机器。

结业时,平田成为了所在的第65期学员“首席”获得天皇“御赐”奖励。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32)

毕业前,分队长再次提醒平田不要太过关心国内政治—“现在不是军人干预政治的时候,要服从命令!”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33)

毕业后的平田,终于回到家乡,给母亲扫了墓,在神社碰到了已经当上陆军军官的儿时伙伴本多。

最讽刺的是,此时,两个人的立场已经调转过来了。

本多说:国内政治这么糟,还能安心作战吗?他想继续“前辈”的道路,还要尝试以军人身份参与政治。

本多良心未泯,可这时平田的说辞,已经完全“分队长化”满嘴“不是军人干政时代”“奉行军人之道”“眼光要瞄向英美”云云。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34)

但本多最后的犹豫,也很快被现实打灭了—两人在撞见了本多的未婚妻阿信。

当年本多考学之前,阿信就以“要到东京做事养活家里”为由辞别本多,本多问她是什么工作她也不说,多年里也未再与他联系。

结果今日一见,尴尬至极,气愤的本多直接辱骂了阿信,后者跳楼自杀。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35)

合着你“大”逛窑子就是正常消遣,未婚妻为生计出来卖就得死?

逼死了自己未婚妻的本多,之后选择了上,“为国效劳,忘记一切”想要用逃避忘掉一切。

即便你对国内政治问题有着巨大的愤恨不平和改变的愿望,即便你一点也不想“精神”甚至全力抗拒这种“精神”即便你身边的人就受到旧体制的坑害,你最终还是免不了会成为一个只会把内部矛盾外泄的分子。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36)

此后对应历史真实的战事,影片反而讲得很笼统了。

简单总结就是平田、本多作战英勇,以一敌十,但敌人太强了,超赢不了。

尤其是平田参与为护航一战,堪称抗美神剧,平田一人就击落数架美机,而真实的历史是美军战机无一被击落…

本多在瓜岛战死,而护航失败的平田想要自杀,被手下制止后,又被召回了学校,重新当起了新生分队长。

新生中有个叫佐川的,跟平田当年一样的“不精神”还在课堂上公然声称“珍惜生命有什么不好”引起“精神学生”们的众怒。

这一届的“学长”跟当年森下君一样精神,在众多新生同佐川争吵时前来“劝架”看这似曾相识的掌法: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37)

组织唱《江田岛健儿之歌》的士官,明明这会儿美军都快到家门口了,战败近在眼前,还是那么的“精神”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38)

“唱得没有劲!要大!声!唱!”

已经是少佐的平田,调教起新生来那也是相当精神,最终让佐川这样不精神的小家伙也都莫名地精神了起来,重走了当年自己的道路: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39)

平田们的经历,在此刻完成了某种意义上的悲剧循环。

在啊!海军!中,你看不到旧帝国海军的一点过错,一点反思。

到战败的边缘,井上成美约谈平田一郎的时候,仍然“优雅”地品尝着来自英国的咖啡。

师承大英的旧海军,搞的就是贵族式培养,锦衣玉食地供着,陆海军的供给差别之悬殊,也是两军矛盾的焦点之一。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40)

本多来到平田的营地吃上好饭,想起自己在瓜岛的部队都吃不上饭,浑身不自在

海军“贵族式”的不少饮食、生活习惯,战后都影响到整个社会,形成很多“新传统”比如说吃咖喱、喝汽水。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41)

这种矛盾需不需要反思,怎么解决?

没有,不知道。

已经“错误”地上了、沾了鲜血的平田,又没有熬到军界高层,只能被安排重上,去冲绳岛送死当“大帝国”最后的炮灰。

为了什么?

不知道。

在影片末尾,借井上成美之口,导演终于把自己想说的说了出来:

“海军学校培养的成果”要在战后才能“真正体现出来”

也就是说,在江田岛完成“精神注入”成为了分子、誓死、认同上下尊卑的这些学生,将走上社会,成为战后依仗的人才栋梁。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42)

影片创作者的意思再明显不过,没有战争,就不是。

不,正是因为你们这样日复一日地“培养栋梁”才会永远是。

当年引进这部影片的次年,1971年,《发表评论,将《啊!海军!定性为“的招魂片”想把三四十年代的“魂”招到七十年代的来。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43)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44)

均为平田一郎扮演者中村吉右卫门后来的形象

只是,对于招魂者来说,现实是残酷的。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45)

不管像啊!海军!这样的作品如何努力地想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间宣扬“和平时期的”它也做不到了。

上映之后,在国内几乎没有掀起什么波澜。

当时的正由超高速发展转向平稳的发展状况,就在影片上映的1969-1970年度,的经济增长率从此前的超过12%,骤然掉到接近零增长,第一批废宅从这个时候就开始兴起了。

虽然到昭和的结束尚有20年之久,但“昭和化”已经在不可避免地走向末路。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46)

当然,继承“精神”的也不是完全没有。

比如在著名的宝塚歌剧团后备人才学校—宝塚音乐学校(女子学校)你还能看到“江田岛精神”的影子: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47)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48)

“在宝塚,学姐说听不见就是听不见!”“我来教给你什么叫做宝塚的精神!”

这种所谓的“尊卑礼仪”直到最近才终于被废除…

为什么这些极右翼“招魂者”就是不肯偃旗息鼓?

因为这笔“历史账”自始至终就没有被彻底清算。

在臭名昭著的旧军队中,发动侵略、灭绝人性的罪名,绝大多数是让陆军给接着了,旧海军则基本是“不粘锅”

啊!海军!中就有很明显的这种倾向,陆军那才是海军是“被迫侵略”的,“海军精神”才不是;相反,正要在和平年代贯彻“海军精神”这是“正义”的,理直气壮。

当年在战后对战犯的认定和审判,“国际社会”也给了旧海军网开一面,从“法定责任”上也几乎把海军的罪责摘得一干二净。

这笔历史账,实在算得太过粗略了。

似乎真的只要还没发生事实上的侵略战争,那就不算是和平时期的右翼者也可以由此心安理得。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49)

没有得到彻底清算的历史罪责,就是可以不断招魂的策源地。

忘记历史的人,终将重蹈覆辙。

啊!海军!们拍得到底好坏不论,它们的存在本身,就是最大的错误。

而更大的悲剧在于,有些人,恐怕并没有意识到这点。

没有一个日本青年可以没精神地走出江田岛(图50)

bilibili@逆受RED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精神

精神是高度组织起来的物质即人脑的产物,是人们在改造世界的社会实践活动中通过人脑产生的观念、思想上的成果。人们的社会精神生活即社会意识是人们的社会物质生活即社会存在的反映。但是,精神又具有极大的能动性,通过改造世界的社会实践活动,精神的东西可以转化为物质的东西。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孙少平自有他的精神世界

孙少平自有他的精神世界

孙少平自有他的精神世界[详情]

这款6000mAh新机叫做克里特M7,而且存储高达8+256G,目前已经开始预约了

这款6000mAh新机叫做克里特M7,而且存储高达8+256G,目前已经开始预约了

这款6000mAh新机叫做克里特M7,而且存储高达8+256G,目前已经开始预约了[详情]

肖战,因为肖战被路透的新照中,可以一窥他现在的精神状态仍是如此地好

肖战,因为肖战被路透的新照中,可以一窥他现在的精神状态仍是如此地好

肖战,因为肖战被路透的新照中,可以一窥他现在的精神状态仍是如此地好[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