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小哥李浩洁,我是最合适的,我是有事闷在心里的性格

日期:2020-02-15 10:49:0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440

外卖小哥李浩洁,我是最合适的,我是有事闷在心里的性格(图1)

在武汉这座几乎停摆的城市里,一群外卖小哥和他们背后的团队还在正常运转。他们需要每天前往收治新冠肺炎的定点医院,给一线医护人员送餐,是连接这座城市的动线。

这项“医护关爱计划”是在1月26日开始的,饿了么联合406家品牌商户参加。在全国,外卖小哥们已经累计送出超过11万份爱心餐,其中武汉包括协和医院、第五医院、中南医院在内的19家医院,他们送出了5万多份。

他们也接到过许多特殊的订单。外卖小哥李浩洁,为武汉一位过生日的值班护士找到了珍贵的奶油蛋糕;外卖小哥徐磊,接到奥运冠军孙杨的订单,给杭州萧山的民警们送出了一份特殊外卖。

奔跑在医院之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开始,外卖小哥们总是轻描淡写,觉得他们的工作很普通,聊到深处,才肯袒露内心的一点担忧,和一份职业带来的价值感。

李浩洁和他们的同事们相信,一切肯定都会好起来的,那时,他们一定要好好吃顿饭,再去武大看樱花。

以下是4个和外卖小哥有关的故事。

周取

一凡

跑遍全城,只为买一块奶油蛋糕

李浩洁 25岁

做物流,而且是即时物流,就像别人说的一句话:地球不,我们不放假。武汉的疫情爆发和封城是大家预料之外的事,我们站点三十多个人,包括我,春节都没回家。

刚开始,大家都不愿意接送往医院的订单,很正常,骑手们很担心,很恐慌。我跟大家说:别怕,我在,没什么。所以公司安排我们配送武汉中南医院的餐食,是我和副站长带着几个骑手去送餐,我得自己先做。

第一次去送的时候,我也害怕,我们把餐送到医院4号楼大厅,放那儿就走,不想在里面待很长时间,电动车的头盔也一直戴着。中南医院有发热门诊,谁都不愿意靠近,医院周围也没有人,没有一家开着的商户,只有车,只有恐惧。

这半个多月,我一直在给我底下的同事们打气:这是在困难时期,我们手上的订单,对顾客很重要,想想我们面对的,可能就是医生、病人,或是无助的老人和孩子。医护人员替我们扛着那么多事情,我们也应该扛一扛。后来无接触配送推出之后,大家情绪上也稍微放松了些。

印象最深的一个单子,是2月4号,中南医院检验科核酸检测组的一位小姑娘过生日,他们也是接触肺炎患者最多的科室,姑父亲刚刚过世,当天还要在医院值班24小时,她说,就想吃块生糕,检验科的同事们找到了我们,问我们有没有可能送一块有奶油的蛋糕,同时也告诉我们,“如果为难就算了。”

我知道这个情况后,心里很不舒服,换作是我,亲人去世,会受不了那个打击,但她还得值班,守在一线,我可能没法完全体会到她的处境,但我觉得她蛮了不起的。

我回复检验科说,我来想想办法。我想找一家开着的蛋糕店,跑了很多地方,平台上搜不到,就骑电动车出去找,找了一下午也没找到,后来还是到了第二天,一位市场的同事,在我们的工作范围外找到了一家蛋糕店,老板愿意临时开业,做了草莓奶油生糕,我们送去了医院大厅。

后来,听说小姑娘在医院的休息室简单地过了一个有蛋糕的生日,我们还收到了她发来的一段话,也是她的生日愿望:“希望等疫情结束了,我能在家点单外卖,等骑手送达后,我要大声跟他说谢谢,握手拥抱。”

外卖小哥李浩洁,我是最合适的,我是有事闷在心里的性格(图2)

这些天,我们经常顾不上吃饭,早上泡个泡面,中午如果有时间,就去旁边的超市再买桶面,尽快解决,也有可能就吃不上,等着晚上9点多下班回家再吃。日子已经这样糊弄很久了,有时候会有一些商家,比如真功夫,有骑手福利餐,公司会我们领一下,可能一个星期有两次。

我们面对的一切也在发生变化。订单数确实是在减少的,之前我们每天有两千多个订单,现在只有五六百,除了附近一家餐馆还开着,每天会有七八十个人点餐,其他人大都是点超市、水果店和药店的单子,而且金额很大,一看就是好几天的库存。

我们这个团队里,有个50多岁的大叔骑手,平时人很乐观,但这次他就很担心,毕竟年纪大,也是易感人群,我也主动跟他说,要不就在家休息几天。没想到前两天他开始牙疼,牙齿从牙根那坏掉了,疼了好几天,吃泡面都咬不动,牙医诊所也没开门,又不敢去医院,他自己下不了手,只好让我帮忙,我戴着手套,生生把他牙齿给拔了下来。太无奈了,这样的日子里,只能自力更生。

每天早上9点前我就来到站点,督促骑手来量体温、消毒,让大家错开时间来,所以会忙到11点。以前他们来,都是吵吵闹闹,说“快点快点,量体温,我要开工了”但感觉前两天,气氛突然变了,同事们会问我,刚开始感染人数是几百,后来几千,现在几万,越来越严重,我们会不会很不安全?出了问题怎么办?

那天晚上回家,我失眠了,到凌晨6点才睡着,这段时间我压力很大,一直不太睡得着,但那天最严重,整晚上都胡思乱想。我很担心,想很多事情,我下边的30多个骑手,他们信任我,一直在岗位上,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我觉得我会承受不了。我也会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很内疚,很矛盾,我希望大家都待在家里不出来,那样很安全,但我们必须要出来工作,不然很多人可能连饭都吃不上。

我是有事闷在心里的性格,这些想法,我和副站长也没聊过,在骑手们面前更是不愿意表露负面情绪,我只是会抓住他们聊天,问他们的工作、身体情况,会给他们买点吃的,给他们打气。

公司很关心我们,会每天问我们的情况,让我们有任何问题直接说,很有人情味;饿了么平台也有24小时心理援助热线,我没打过,不好意思打,也觉得到现在为止,我还能够自己调整,没到压力把我压垮的程度。我觉得人还是要坚强一点,一个人垮了,可能一群人都垮了。

压力大的时候也想父母,我很久没见到他们了,平时没时间回去,但我也不能打电话打得太频繁,因为平时都是有事才给家里打电话,我怕我打给他们,会让他们担心,去医院送餐的事情我也没跟他们讲,就骗他们,说我每天都在宿舍,哪里都不去。

不能聊这些,不聊了,我们应该聊点积极的。我相信武汉会没事,一切都会过去,哪怕周期再长一些,早晚都会过去的。我在,兄弟在,就没有什么困难是克服不了的。我很感谢这帮兄弟,他们有时候会吐槽,会害怕,但他们还是在坚持工作。我想等这次疫情过去,大家得好好一起吃一顿饭,好好聊聊天。

我原本就是个很宅的人,11月份来到武汉,已经有三个多月了,除了送餐,没怎么出过门,这次疫情过后,我很想去武大看樱花,听说是4月开得正好,那时候,武汉应该已经好起来了吧。

外卖小哥李浩洁,我是最合适的,我是有事闷在心里的性格(图3)

第一个报名为医院送餐的骑手

钟仕红 27岁

那是1月26号,当时公司给我打电话,说现在武汉一线的医护人员吃饭都没法得到保障,饿了么决定抽调一部分员工去支援,我立马说我去。

我是最合适的,作为站点的站长,我应该站出来,而且我有面包车,可以一次就把所有餐食运过去,不然就需要好几个骑手,所以我没有犹豫,直接申请了。送餐的时候,我也尽量不让同事跟我一起去,我一个人能搞定的事情,少一个人去,就少一份风险。

1月28号之后,我单独负责武汉中南医院、第六人民医院、协和医院的送餐。前两家医院我是把餐直接交给医院后勤的人员,协和医院的人手很紧张,我需要把车停在楼下,等着30多个科室派人下来分别取餐,都是戴着口罩、穿防护服的一线医护人员,脚步非常匆忙。

在给医院送餐之前,就有人嘱咐说,必须得在12点前送到,不然医生就没时间吃饭了,所以如果中午同时要送三家的话,我会提前,11点左右就把餐送到,放到保温餐箱里,等着他们来取。

第一次去医院送餐,我印象深刻,那是个协和医院的护士,一个女生,很不好意思地问我,“有没有汉堡?”我就觉得还挺心酸的,想起大年三十有的医护人员吃的年夜饭是泡面,他们应该很久都顾不上好好吃饭了。那天他们领餐的时候,也不停地道谢,我很过意不去,觉得应该是我们对他们说谢谢,他们冲在了最危险的前方。

外卖小哥李浩洁,我是最合适的,我是有事闷在心里的性格(图4)

我老婆在封城之前就回了娘家,她之前就跟我打电话,一直嘱咐我,不要出门了,跟公司申请在家办公。我说那不行,我作为一个者这么做,那下面一线的骑手要怎么想?接了支援医院的任务之后,她也很担心,我就跟她说,我会做好防护,时刻都会注意细节问题。

每一天,我都会随身携带酒精,我把家里花露水那种喷壶找出来,灌上酒精带着,一天能用完200ml。去人密集的地方、送完餐之后、回家之前,我都会把自己喷一遍,坐电梯前,我都会先在电梯间喷两下,把空气消毒,给人送餐,我会先把外包装都喷下酒精,放在离对方2米处的位置。

按电梯键我会用一次性手套,去医院送餐,每隔十分钟,我会换一次手套。不送餐的时候,又怕公司有其它配送任务,我就把车开到一个空旷的地方,打开车窗通风,坐在车里,待到四、五点回家。

害怕是正常的,但我更希望自己一直是冷静的。元宵节那天,我还在群里跟大家开玩笑:恭喜我们躲过了初一,也躲过了十五。

我是武汉本地人,很喜欢这座城市,是本能地喜欢,说不出太多原因。以前,我会在休息的时候骑着共享单车,从汉口的一头骑到另一头,不管多远,不管多久。从滠口骑到东西湖舵落口,会路过汉正街,江汉路,中山大道,我也喜欢去昙华林和东湖,不是去景区,是去武昌的东湖南路,路的两边,一边是东湖,一边是武汉大学珞珈山,夏天的傍晚,在那吹风看夕阳看东湖,很舒服。你会觉得这座城市,就是看不厌。

现在武汉太安静了,之前那个嘈杂的武汉,才应该是一个城市真正有的样子,让人觉得心安,希望它能早日变回到那样的武汉。

外卖小哥李浩洁,我是最合适的,我是有事闷在心里的性格(图5)

把30万口罩、万份爱心餐运进武汉

章勇 33岁

我在饿了么的安全部门,做后勤支持,那些给医护人员送餐的骑手,将物资送往武汉的司机,我们会帮忙解决他们的通行问题,也会时刻注意骑手们的安全防护,如果有身体不适的,就得指导他们就医。

在封城前一周,我们已经进行各项防护措施:武汉地区办公室以及武汉所有站点立即做好通风消毒杀菌工作,取消站点“早会”等一系列可能引发人群聚集的场景,所有员工暂时先在家办公,同时办公室跟站点配备温度计、口罩、感冒药等物资,要求所有员工每日上报身体状况,骑手送餐必须佩戴口罩,每天消毒等。

外卖小哥李浩洁,我是最合适的,我是有事闷在心里的性格(图6)

到后来封城传来,每天刷疫情情况越来越严重,我一听发热这两个字就怕,但工作是不能停的。

1月26号,我们也开始给医护人员送餐,主要是看到他们年夜饭吃泡面,觉得太辛苦了。但这个决定,面临很多问题需要解决,比如合作的商家,像星巴克、小龙坎、香他她煲仔饭、百果园这些,他们的物资怎么进武汉,怎么保证把食物送到医护人员的手里。

1月23号,武汉封城,当时就有了很多规定,24号车想要进武汉就比较困难了,我们还有1000多个员工在武汉,防护物资特别是口罩很稀缺。封城那天,公司紧急从仙桃采购了30万个口罩支援武汉。

我们了许多武汉的部门进行沟通协调,我和同事就守在电脑前打电话,那几天电话总是占线,我都用上3个手机同时来打了将近30多个电话,大年三十那天也是边吃年夜饭边打电话,最后才把事情解决了。1月25号下午,这第一批口罩得以顺利进入武汉,到达一线人员和骑手手中。

后来我们把进城出城的程序都制成了模板,发给司机们,需要什么材料,去哪里盖章,和相关部门要怎么沟通,写的很清楚,让司机可以很容易操作。

25号的时候,武汉市交管部门的是,除经许可的车辆外,中心城区域实行机动车禁行。那我们就又要和各个部门去沟通,有特殊需求的车辆怎么运行?非机动车可以通行吗?包括电动车吗?特殊需求包括什么需求?对于交通方面的问题,我们比普通市民问得更细致,特别是跟我们业务相关特性的问题,我们做的很多工作,就是把政府文件成普通员工可以执行的信息。

这段时间做的很多工作,都是之前任何一个case没有经历过的,我们也不知道哪条路走得通,就一个个去尝试。

我们这个疫情处置小组,也是包括城市经理、物流、中后台等多部门的人在内,每天都会有很多电话,各个业务的同事或领导都会打电话问情况,钉钉群几分钟不看,就是99+,晚上12点还在开会,有时候凌晨两三点,我会接到问我外地物资怎么进来的电话。这种状态持续有半个多月了,每天醒了就是处理、打电话,没电话的时候就睡会,又被电话打醒,一天都是紊乱的。

但我们在家办公,至少我们是安全的,一线的同事才是勇敢的人,也是最需要我们给予支援的人。

外卖小哥李浩洁,我是最合适的,我是有事闷在心里的性格(图7)

为奥运冠军送一份特殊外卖

徐磊 39岁

我老家在河南,初四我就回了杭州,初六开始送餐。这么早回来,是因为看到这次疫情很严重,我是退伍军人,退伍的时候跟我们说,退伍不褪色。虽然送外卖和疫情的关系没有那么直接,但我想着,总是可以出一份力的。

2003年,我还在部队,那时候我们去安徽,在淮河流域救灾,很多老百姓的房子被水冲了,我们就筑堤,堆沙包,三天三夜没怎么睡觉。当时我22岁,部队离开的时候,老百姓排了很长时间的队,给我们送吃的,我们有纪律不能要,他们就往我们车上扔。当时心情很复杂,有感动,也觉得很骄傲,这种感觉,一生中很难再有。

这次疫情发生后,我在新闻上看到,80多岁的钟南山院士去了武汉,上海、安徽、浙江各个地方的医护人员都去支持了,部队也派人去了,国家有难,好多人打前站,我现在可能去不了武汉,但我也很想做些什么。包括我也看到我在武汉的骑手同事们,他们还是大街小巷地跑,给医院和病人送餐,给社区的家家户户送单,每天坚持跑,哪怕很危险,他们也一直在做事情,我也很有感触。

我在初六那天开始送餐,那时候骑手来的还很少,我每天早上8点出门,晚上9点回,中间没什么休息的时间,没什么开的饭馆,我就自己回家做着吃,家里就我一个人。这几天人会多起来了,每天也有两三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会比平时多很多同城业务,比如一个小区的人给另一个小区的人送口罩、吃的、生活用品,可能是因为其中一个小区附近没什么店开门,买东西不方便。帮买的单子也很多,可能是子女买给老人的,我也经常会去盒马买新鲜蔬菜,在那也总是能碰到很多骑手。

2月4号,我接到了一个特殊的捐赠订单,是一位姓孙的先生,要给萧山高速防疫站的民警送8箱牛奶、8箱方便面、8箱粥。当时东西很多,一辆电动车不好送,我还打电话过去问,对方说因为疫情发生后,民警们很不容易,想捐赠给他们。我就答应下来,说我想想办法。我叫了同事们帮忙,三个骑手,骑着电动车送过去的,民警也很热情,帮忙我们卸下来,跟我们说辛苦了。

外卖小哥李浩洁,我是最合适的,我是有事闷在心里的性格(图8)

因为现在送单都是无接触配送,小区也不让进,所以倒不是很担心风险,我们也每天都戴口罩和消毒。医院的单子我也接,有两次是让帮忙挂号买药,会花上两三个小时。但我不觉得浪费时间,因为你是在帮助别人,其它单也是一样,都是在帮人解决问题,我觉得,这些都是很有意义的。

外卖小哥李浩洁,我是最合适的,我是有事闷在心里的性格(图9)

每人互动

你怎么看待留守武汉的外卖小哥们?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外卖

外卖是个很广泛的词汇。大家一般的理解就是快餐的外送服务。其实从广义来说一切通过提供出外服务和商品的都可以说是外卖。打包形式是最早出现的外卖形式,虽然古老,却延续至今。随着电话、手机、网络的普及,外卖行业得到迅速的发展。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因和外卖小哥发生争执并打架,案件发生后

因和外卖小哥发生争执并打架,案件发生后

因和外卖小哥发生争执并打架,案件发生后[详情]

有人认为既然孙杨点了外卖,为何非要留下姓名,像孙杨这种实名认证献爱心十分有必要

有人认为既然孙杨点了外卖,为何非要留下姓名,像孙杨这种实名认证献爱心十分有必要

有人认为既然孙杨点了外卖,为何非要留下姓名,像孙杨这种实名认证献爱心十分有必要[详情]

对阵的双方为切尔西跟西布朗,作为主帅兰帕德的爱徒,他也已经成为了切尔西的争冠绊脚石

对阵的双方为切尔西跟西布朗,作为主帅兰帕德的爱徒,他也已经成为了切尔西的争冠绊脚石

对阵的双方为切尔西跟西布朗,作为主帅兰帕德的爱徒,他也已经成为了切尔西的争冠绊脚石[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