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战友,你们还好吗?

日期:2019-02-24 11:52:0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116

亲爱的战友,你们还好吗?(图1)

一。

不知不觉中,又是一年一度的八一建军节了,每当这个时候,我自然而然地就会回忆起,许多年前的那段戎马生涯,也十分怀念与自己同睡一个炕头,并肩练兵习武的战友们,也十分留念那段光辉的军旅生活。自从离开军营以后,随着岁月的流逝,与战友们的渐渐地少了,以至年代太久,许多战友已经根本不上了。昔日十八、九岁的战友现在大都已经进入奔五的年龄了,也不知道三十年后的今天,战友们目前的近况如何,还有几位广元的战友,也不知道你们在这次大中的情况,让我甚为挂念,亲爱的战友啊,你们还好吗?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在我国粉碎四人邦”结束了”后的那年冬天,我与广大的热血青年一道,从我插队的农村,参军入伍来到祖国边陲,守卫在祖国的北大门—内蒙古。我们部队驻防的地方,正是草原英雄小姐妹的家乡—乌兰察布盟大草原(现为:乌兰察布市)北疆的冬天,与我们南方有着天壤之别,我同一起入伍的战友们,乘坐了四天四夜的闷罐火车后到达了集宁市(现为:乌兰察布市)初到内蒙,到处是一遍冰天雪地,白雪皑皑,大草原也早没有了绿色苍茫的美丽了。不过,视野开阔的大草原上那皑皑的白雪,却恰似一幅美丽的北国风光图画,让我们这些从未见过世面,也从没有见过这般景色的南方小伙们,大开眼界,也令我们为之而陶醉。刚开始,与我一同入伍的战友们大都不太适应内蒙古的严寒气候,从几天前的零上十几度的气候环境,一下子来到零下十几度的冰雪北国,为此我也患上了重感冒。来到部队随即被编组到了连队,由于,我们部队为陆军第六十九军属于野战部队,驻防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远离城市和村庄,也远离军、师、团、营部,平时连队就好似一个与外界隔绝的世界。

我所在的连队有一百好几十号人,在连队和排、班里,除了同年参军的二十几位老乡和山西太原的新战友外,老战友们大都是从外省入伍的,虽说战友们都来自祖国各地,但是大家却像亲兄弟一样团结友爱。我所在班的战友,除了同去的宜宾老乡外,还有广元的老乡,也有来自山西太原、浙江宁波和内蒙古巴彦卓尔盟的战友。当然,连队里也还有来自安徽、河南、河北等省的战友。我们班长是广元的老乡叫熊光舜,班副(副班长)是内蒙汉子叫张三亮,班里有一位资历最老的战友叫马龙清,是班长的老乡,也是广元人,与班长是同年入伍的老战士,后来我亲切地称马龙清为老马,他们给我的印象很深。由于,我是新兵什么也不懂,而他们对我既严厉又充满关爱。那时,老兵们把当年入伍的新兵都叫着:新兵旦子。所以,不管是班里排里的勤务活,还是连队里的重活、脏活、累活,或是往营、团里派工都是新兵的事。但是,班长和老马都很关照我,说我是城市兵,又长得文质彬彬的,每逢有类似派重活的时候,都特别地给我以照顾。第二年又有新兵入伍了,这个时候新兵自然也就成为老兵了,也就自然可以在连队里活得洒脱一些了。

我自读书年代就爱好书法、写作,又拥有高中文化,十年早已经废除了高考制度,入伍那会儿刚刚结束,所以我的高中文化,在连队很受连队首长和战友们尊重。我写得一手好字好文章,更让战友们刮目相看,班长是我入伍后,第一个发现和称赞我写得一手好字的人。那时在部队业余文化生活很枯燥,星期天也没有什么文娱活动,写家信是我打发星期天的最快活的事情,那个时候,没有现代的通讯手段,给家人的唯一方式也就只有写书信了。入伍后不久的一个星期天,我一连给父母和同学、插队时的知青,以及同年入伍却不在同一地区的战友,写了八封书信,班长看我整整一个下午都伏在炕头没有离开过,觉得好奇就凑过来看个究竟,我也就顺势把写好的书信递给班长瞅瞅,班长看后一句这字好棒脱口而出。这就样,我写得一手好字立即在全连上下传开了。从这以后,连队有什么文稿和资料以及标语要写的,连长或是都自然叫上了我。

在和平年代时期,野战部队的主要任务就是军事训练和修筑野战工事。我入伍的第一年,作为新兵前半年的主要任务就是参加军事训练,包括穿衣、吃饭、行走、睡觉、叠被子都属于新兵的训练内容。班长对待班里的每一个战士都十分地严厉,不管是在军事训练上,还是在内务上,还是在军容风纪方面都要求十分地严格。有一次,我几天没有修剪胡须,班长看后很不高兴,操着腔用十分严厉的口气训斥我说:年纪巴轻的怎么不修边幅。当时,真把我说得有点脸红,但事后班长却对我十分地客气和热情,并对我这个有点文化的很敬重。

作为步兵战士必须练好:射击、投弹、剌杀、匍匐前进、武装越野几大军事技能。在进行实地练习前。还要地学习军事理论知识。一次。我们班代表连队参加全团的军事技能比赛。在结束了射击理论培训课时。进行理论知识考试。我的考试成绩是全连最好的。并受到团部的通报表扬。训练场上我也十分刻苦。在班长和战友们的帮助下。

我的各项军事技术(技能)都提高很快,也受到连首长和战友们的好评。不久,班长升为排长了,班副当上了班长,再不久,排长被连队选送到了石家庄陆军学校深造,眼看着老班长要离开连队离开战友,我们都舍不得他离去。临行那天,全班战士一字溜地排成一行,站在连队大院门口,与老班长依依惜别,一直目送着老班长乘坐的车由近至远,最后消失在茫茫的大草原。

亲爱的战友,你们还好吗?(图2)

亲爱的战友,你们还好吗?(图3)

二。

初夏的内蒙古,天空湛蓝湛蓝,一片片酷似棉花的白云,漂浮在蓝天上,冰雪开始融化了,路边的小溪里流淌着细细的水流,大草原也开始慢慢地复苏变绿了,广阔无垠的草地和远处的山冈上,红的、粉的、白的、黄的、紫的野花儿争奇斗艳,盛开在漫山遍野。站在高处放眼大草原,那一朵朵色彩各异的鲜花,好似一颗颗七色珍珠镶嵌在碧绿的地毯上。置身于这绿色的草地里,仿佛自己完全被融入到了美丽的大自然之中,鲜花绽放出的阵阵清香沁人肺腑,使人心旷神怡,更令人陶醉入梦。在这个时节,我们脱去了笨重的冬装,邀约几位知心的战友或是老乡,走出营房来到草地爬上山冈,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尽情地欣赏内蒙古大草原的美丽景色,玩到兴致高昂时,我与战友们情不禁止地玩起了儿时的翻筋斗,累了即躺在草地上一边静静地憩息,一边与战友拉家常聊天。

找我谈话的排长叫祝铁拴,河北人,排长是一个老兵了,大约有三十岁出头了吧,已经结婚并有了小孩,夏季的时候,排长的爱人带着小孩来部队探亲,也在生活上照顾一下排长。排长军事技术很好,对比较和善。但是,排长也是一个精灵古怪,很有心计的人,他担心士兵中间,尤其是同年入伍的老乡兵和新兵拉邦结派什么的,总是喜欢在暗中监视观察我们。有一天晚上,开完了班务会,离熄灯时间还有一个钟头,我们同一个排的几位老乡兵,就邀约到营房后面的小山冈上聊天。内蒙古大草原的夜晚,天空清彻透明,繁星闪烁,在这样的环境下摆龙门阵,心情真是爽极了。正当我们聊兴正浓之时,排长一下子从我们的背后出现了,据他自己所说,他已经跟踪我们多时了,他怕我们继续聊天议论别人会产生不利于团结的影响,所以及时现身阻止我们聊天。同时,对我们聊天时,谈及到班排战友的一些话题给予了严肃批评。其实,我们聊天当中很自然地会聊到一些班排的人和事,可是根本谈不上是背后议论别人啊。虽然,对排长的批评我们有些不太接受,但我们都能理解排长的良苦用心。

亲爱的战友,你们还好吗?(图4)

三。

内蒙古乌兰察布盟的气候条件比较差,全年无霜期只有三个月左右,也就是六、七、八月份是一年当中最暖和、最舒适的天气,常年平均气温在十摄氏度左右,冬季最低气温在零下二、三十度,全年降雨量较少。无论是什么季节,即便是在晴好天气,有时也会风云突变,如是遭遇刮大风时,尘土飞扬,那漫天飞舞的黄沙让人根本无法睁开眼睛,逆风行走时很吃力,有时站立不稳。学生时代在里看到草原英雄小姐妹,为保护公社羊群与暴风雪搏斗时那种飞沙走石的情景,真实地再现在我们眼前,这样的气候现象除了夏季好一些,其它季节几乎都有。因此,当地老百姓用了一句:三天没有两天好的口头语,来形容乌兰察布大草原的气候现象。

连队驻地远离城市,蔬菜基本上都靠自己种植,有时也需要到很远的集市上去购买。那时连队驻防在塞外高原,一年四季只有夏季才能够种植蔬菜,到了秋季就把种植或是外购的大白菜、土豆、胡萝卜这类易于储藏的蔬菜,堆码放在通风干燥的地窑里,而连队整个冬天和初春,就主要靠这些储藏的蔬菜作为供给。到了春夏之交的季节,地窑里的蔬菜吃完了,连队就只好向团部申请派车去很远的城市的集市上去采购,那时候,内蒙古的蔬菜尤其是新鲜叶类蔬菜很少,最常见的蔬菜就是土豆、大白菜、胡萝卜,到了青黄不接的时候,战士们的营养不足,主要是维生素跟不上时,部队就给大家发一些维生素片和鱼肝油丸,以保证战士们的体能和身体需要。

由于,当地的气候条件比较恶劣,九月上、中旬就进入霜期了,所以,连队也建有蔬菜温室大棚,秋冬季节连队就利用温室大棚种植一些蔬菜来缓解蔬菜不足的问题。连队除了一名战士专门负责种植菜地和蔬菜大棚外,一般都由各班、排轮流抽调人手去帮工,我们每一个战士都面临抽调出去帮忙种菜,那会我年轻力壮,再说了咱也当过知青,干农活咱也能上手,重活咱也是比较适应的,一大麻袋约有一百五斤重的土豆,咱扛上肩就小跑,如遇我被抽调去帮工种菜时,我也算就是熟手了。菜地的战友是一位河北大个子兵,他早已经知道我是连队的文化人了,也比较喜欢我去帮忙,我也可以利用这个机会给他学几招蔬菜大棚的专业知识。

一天,我们几位同去帮忙的战友,给菜地浇灌后,来到菜地旁炊事班的养猪场,正好负责养猪场的战友是与我一同参军的公社老乡叫陈明东,新兵训练时我与他还是一个班的战友呢。我们看着灶台上一口很大的铁锅里,满满地盛着一大锅热气腾腾的用于喂猪的土豆,嘴就有些馋了,那会虽然连队饭是管饱,可伙食质量却不咋的,平时又没有零食可吃,再说啦咱们那会正年轻体力负荷也挺大,常常是不到开饭时间,肚儿就早已经饿得咕咕响了,还有就是平时晕菜少,肚子里油气不足,饭量特别的大,一顿可以吃上十几个小碗口那么大的包子。这时,我就向陈明东要了一个土豆吃,唉,粉嘟嘟的味道还真不错呢,于是,我们几个战友就围着灶台吃了个爽快。后来,只要有时间和条件,我就会偷偷地去那里向老乡要土豆解馋。年底,老乡陈明东提前了,在他离开连队以后的好长一段时间,我都会想起他,从这以后我也没有也不好再去养猪场要土豆吃了。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和八十年代初期,我国的南疆防御对象主要是针对越南,北疆防御对象主要是针对前苏联。因此,我们驻守在祖国北疆的野战部队的主要任务,也就是进行军事训练和修筑野外工事。我们一边训练一边在野外施工,野外施工的劳动条件和体力强度相当的大。当时战友们情绪很高,个个都在争做先进、标兵,谁也不甘落后,气氛十分的浓厚,部队施工到那里,连队的红旗就插到那里,大幅的标语、口号也出现在那里。连队写标语的事几乎都是落在我的身上,在那时候写大幅标语,就是就地取材,利用一些石块在草地上或是山冈上根据勾画出的字样堆码成字形,再在石块上浇上广告颜料。如是冬天一大盆的红色广告颜料,还没来得及涂完就已经被冻成冰块了,这时候又必须给颜料加温使之融化。所以,要完成一幅标语的涂颜色,得需要很多次才能完成。

在野外修筑军事工事,干体力活是很累的,部队任何行动的那种节奏、速度以及体力强度,是一般人难以承受的,冬天里在野外施工,天空飘洒着鹅毛大雪,我与战友们都只是穿着一件衬衣,就这样身上还冒汗呢。但是,毕竟战友们都年轻体壮,大家都不甘心落后,争着到活儿最重的地方去。那时我正积极要求进步,争取早日加入啊,我也毫不含糊跟战友们比着干,看谁干得最多,看谁干得最好。约装有三百多斤砂石的独轮手推车,咱可以推着上坡小跑。有一天,连队组织开挖一条通讯电缆沟,我挖沟的深度和宽度都完全达到要求,且长度是全排单个工作日最长的,创造了全排的最高记录。但是,战友们长时间的在这样的体力负荷下,有时候也感到很疲惫,有的时候坐着或是站着休息的时候都会睡着了。如是遇上停工待料的时候,战友们就席地躺下睡着了,所以,当兵的人大都会落下一身的风湿病、腰腿病、肠胃病等,我患上的腰肌劳损、慢性肠炎都是在那会儿给弄上的。由于,自己各方面的突出表现,受到连队首长和战友们的一致好评,在我入伍的当年,就被部队评为学雷锋积极分子,第二年,又光荣地加入了,还受到部队两次嘉奖。当受奖喜报寄到家乡父母手中,爸妈心里许久都是乐滋滋的。

亲爱的战友,你们还好吗?(图5)

四。

第二年初,我被调往连部作军械员兼文书,也算是连队里坐机关的人了。主要工作就是负责连队的军械和图纸、文件、档案等,这个职务也是连部班的头,相当于班长一样。连部有四位连首长,都是河北人,印象较深的是连长姓刘,什么名字已经记不起了,这也是我到连队后的第一任连长,长得很帅,现在仍能回想得起他英俊的模样,后来也调任其它营任营长了。叫李振清,是我的入党介绍人之一,副连长姓张,也记不起名字了,是他当年前往我插队时的公社接的兵,后来副连长也调任师部医院作副院长去了。连长和对我的感觉很好,我对他们的印象也特别的深。当年,与张副连长一同去咱们公社接兵的还有一位姓杨的班长,征兵期间曾去过我插队的生产队,是一位很老实的老兵,平时没有多话可说,脸上总是挂着微笑,杨班长在我入伍的第二年,也退伍回了河北老家。有时候,当我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回想起部队的那段岁月,也很想念他们,只因当时通讯条件有限,也因年代太久,无法与他们保持和取得,这也是我一生中的一个遗憾。

连部班的卫生员给我的印象也很深,叫张明强,河南人,比我早一年入伍,是一个话很多的人,有时候说话也不太注意语气和方法,连部班的战士对他都不感冒,也对他比较反感。我到连部后,他竭力地与我套近乎,我为了搞好连部班的团结,始终对每一个战士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以免节外生枝影响战士之间的友谊。就在这一年的年底,在一年一度的退伍工作中,张明强被确定为退伍人员名单,张明强本人是不想这么早就退伍回家乡,因为部队里的兵大都是农村青年,在那个年代只能那里来回那里去,所以,当兵后人人都希望能提干或是当上志愿兵后,今后转业退伍到地方后才有城市户口和正式工作。在名单确定后,进行前期准备工作时,我负责资料、填报、造册等基础工作,整个工作过程,我严格机要纪律和做好保密工作,没有向任何一位战友透露,使得本年度退伍工作进行得十分顺利。

当张榜公布退伍人员名单时,张明强才知道自己也即将离开部队,这时候他想托关系说情,继续留在部队已来不及了,只是一个劲地埋怨我没有事先向他说一声,害得他没有一丁点儿的思想准备。对于这件事情,我也自责了好长一段时间,作为连部班的班长,我没能给班里的战友说情,也没有向他暗示点什么,但是仔细一想,我还是对的,作为一个机要人员,如果不严守纪律和机密的话,将会给连队工作带来被动或是损失。

就在这一年,曾与我同一个班和同睡过一个炕头的老兵战友老马也退伍回了广元的家乡。临别那天早上,连队给退伍的老兵们包饺子饯行,那会吃饺子算是打牙祭了。当时,我正在与连部班的战士们一道吃早餐,这时老马走过来把一碗饺子扣在了我的碗里,顿时让我十分地感动。早餐后,全连官兵都列队在操场上欢送退伍战友,送退伍战士去火车站的大卡车许许起动了,我与战友们含着泪水,向即将离开部队的战友们举手敬礼,车上的老战友也个个饱含泪花与我们挥手告别。

亲爱的战友,你们还好吗?(图6)

五。

在我参军入伍的第三个年头,即一九七九年,地处我国南大门的广西、云南边界与越南相邻的边界局势日益紧张,边界冲突磨擦不断。于是,我队加强了南北边界的高度警戒,做好防御越南军队的入侵。同时,为了防止前苏联乘机侵犯我国疆土,我们驻守在北疆的部队,也作好了对前苏联的防御准备,这时我所在部队按照和上级首长指示,进入了一级战备状态,随时打击入侵之敌。进入夏季后,由于越南军队的不断挑衅,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驻守在云南、广西的边防军被迫给予还击,打响了震惊中外的对越自卫还击战。

与我同年参军入伍的一批同学和插队知青,因接兵部队不同,却来到不同的部队。其中,一位名叫黄忠才的高中同班同学,在对越自卫还击战打响后,他随同部队被紧急调集到了广西边界,并很快参加到了对越自卫还击战之中。这位昔日的高中同学,如今的战友所在连队是炮兵部队。他们所在连队参战的主要任务就是为步兵部队开道,用炮弹火力扫清障碍后,使得步兵能快速占领阵地,夺回被越南军队入侵的土地。从对越自卫还击战前线,频频传来捷报,我军不断取得自卫还击战的节节胜利。我们驻守在北疆的部队,也为参加对越自卫还击战的部队和将士们喝彩,同时,我更为参战的同学和战友祈祷,祝他们能在自卫还击战结束后凯旋归来。

那个年代,通讯是十分地不方便,平时与家里亲人和同学、战友之间的联络,只通过书信往来,而每投递一封书信后,我都要从信发出的那一天开始,盘算着信件的到达时间和回复的路途时间,一般一封信正常的话也要半个月,甚至更长一些时间,才能打一个来回。在那个时期,也只能通过这样一种唯一的方式来与外界联络,我们与远在它方战友的沟通交流也是这样。不久,对越自卫还击战结束了,我们在急切地等待着既是同学也是战友胜利凯旋的。但是,我们等来的却是黄忠才同学加战友,在一次深入敌后的战斗中,遭遇越军的伏击,而光荣牺牲的噩耗,这尤如晴天霹雳让我不可相信这是真的,可是通过证实,这的确是确切的。

我高中毕业以后与黄忠才还见过几面,因为,我们一同居住在一座城市,他家离我的家并不是太远,只需步行十几、二十分钟的路程。我们同年插队,同年参军入伍,却只是随着不同的部队,我去了祖国的北疆—内蒙古,而他却随部队南下驻守在祖国的南大门。从部队退伍后,同学们会聚在一起,尤其是我们当过兵的同学们聚在一起的时候,总会谈起逝去的同学和战友,我们也就邀约着去烈士陵园瞻仰他。黄忠才同学是我们宜宾市在对越自卫还击战中英勇牺牲的三位烈士中的其中之一,看着陈列室他微笑的画像,就像看到当年学生时代的他。三十年过去了,黄忠才学生时代的音容笑貌,至今都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让我挥之不去。

亲爱的战友,你在天堂还好吗?安息吧,我们永远都记得你的名字!

全文完。

亲爱的战友,你们还好吗?(图7)

亲爱的战友,你们还好吗?(图8)

网友评论
nicoleyyy
nicoleyyy
战友们,你退伍后还爱读书吗?
2019-10-08 03:45 762
香奈儿无泪
香奈儿无泪
清明节来了幸福的你们还记得他们吗?
2019-10-15 00:47 387
smigick
smigick
希望女儿能够理解爸爸
2019-10-07 22:54 310
wf007
wf007
亲爱的战友们,退役后你们都在干什么工作?过得还好吗?
2019-10-14 15:59 874
zbxzbxzbx
zbxzbxzbx
向军旗敬礼,留队战友为退伍老兵卸下军衔
2019-10-14 08:32 186
单身从不吭
单身从不吭
今年春节,你们都准备了什么节目?
2019-10-12 21:52 677
钢琴上的小
钢琴上的小
相反,倒是留在部队的士官或军官大都经历平平,大都是按部就班,没有太多的波澜,到点退役,到点退伍转业
2019-10-11 10:33 21
相关文章
我亲爱的战友 --参军36周年战友寄语 张德学

我亲爱的战友 --参军36周年战友寄语 张德学

我亲爱的战友 --参军36周年战友寄语 张德学[详情]

偷偷努力的人真棒!他用4000分钟,完成了别人20年的文学积累

偷偷努力的人真棒!他用4000分钟,完成了别人20年的文学积累

偷偷努力的人真棒!他用4000分钟,完成了别人20年的文学积累[详情]

2017贵州赤水战友情

2017贵州赤水战友情

2017贵州赤水战友情[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