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边岁月回忆录1》我在兵团,农场的那年,那月,那日子。

日期:2018-11-01 15:01:3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农场 阅读人数:629

2013年我与赵玉华故地重游32年后终于又回到了三营勤锋。从民勤县城到勤锋不算远、只有二、三十里路、达出城我就寻找以前的记忆。县城的十字路口、县医院、我领结婚证的大坝公社---长城口、砖瓦窑、三号机井、老场部、五支渠、14连的桥头。那时我记得很清楚我看步行去过民勤县城走了大约三、四个小时。发工资想上县城去解解馋到县城的和平饭店吃碗鸡蛋炒面、步行也去过县城。赶着毛驴车也去过县城。到后来骑自行车也去过县城。再后来开拖拉机就去的次数多了。那天我是坐的杜慧琴家里的轿车、没用三十分钟就到了14连的桥头上。下车就看见许多老朋友、老同事正在桥头上、大树下打。见了我都高兴的了不得、根本想不到是我能在32年后的今天能与这些人相见。我们相互拥抱、问候、格外的亲热无比、我的眼里含着热泪、只是没敢往下流、心想我终于回来了!回到了我做梦都想回的第二故乡--三营勤锋14连。

我到三营勤锋14连的第天在桥头上、第眼看到的是老朋友、老同事 ;前排右我的邻居--赵登沛。右二和我起开过拖拉机的张永远。右三是赵玉华的老领导二排长赵永忠。右四是与我同去三营勤锋的兰州知青--杜美中。右五是与我起开拖拉机的石承颜的媳妇--李玉华。右六是老徐的老伴--王风英。宗福康的老伴--徐翠英。后排是高家的老王。与我起开拖拉机的朱立平、石承颜。张永远的媳妇--裴秀玲。老领导14连的排长--马固成。朱万强的媳妇--大风兰。我们起开拖拉机的林德福的媳妇--焦桂英。王炳强的媳妇--郑兰英。

我们出生的时候,新中国还没有个样儿; 当我们长身体的时候,饿得三根筋挑着个头”; 当我们需要上幼儿园的时候,只能跟着父母到田头; 当我们上小学的时候,小学生都是大知识分子; 当我们上中学的时候,赶上了大串联; 当我们正上学的时候,碰上了"", 当我们该工作的时候,碰上了, 当我们谈恋爱的时候,还只能靠介绍; 当我们结婚的时候,只能两张床并靠; 当我们工作正起劲的时候,碰上了下岗; 当我们老了想享享福的时候,碰上了啃老的80后;鼻子酸,开始叭嗒叭嗒掉眼泪了.....

16岁是多么美好的年代、我的16岁稀里糊涂的就报了名、穿上了身绿军装、为的是响应的号召;知识青年、、支援边疆”远离父母、远离故乡、去了3千里外的河西走廊、腾格里沙漠的边缘参加到生产建设兵团农建十师五团二营四连去谱写今后的人生、去奋斗未来的切啦。从事着劳动有定额、吃饭有定量、早起床跑操、晚请示汇报试的所谓农垦战士”生活。我永远记着那天;1965年7月25号我支边赴甘肃、武威、黄羊河农场。

这是我的老婆赵玉华65年在黄羊河农场工程连《老连》这是在团部涝池边的留影当年16岁。

徐玉琴;济南知青里的--女强人。 想当年、年轻时农建十师五团工程连的文艺骨干。曲打夯号子”在65年全团文艺汇演中唱响整个农场、而出名。在那次演出会上、济南知青张淑萍的段激情诗朗诵;烤烤冻僵的手脚,抖抖身上的雪花,在唱支打夯的号子”随之而来的就是徐玉琴曲高亢有力的首打夯歌”威震全场、唱响全团、唱红农场。直到今日,济南知青都还没有忘记想当年她那首有时代感、有代表性的幕演唱。当年的演出会上还有刘双凤演唱的--沂蒙山区好地方、可谓掌声不断、唱的第二首是--大寨就在山下边。左倍禹--演唱的红梅赞”、都是有很高的演员水平。那时的知青当中还真有不少能人、真是值得追思与怀念我们的年轻时代!

什么是知青”? 如果这是个学术课题,就让社会学家去研究。 如果这是个政治命题,就让政治家去考虑吧。 留给我们自己的,只应该是: 永远珍惜生命,积极享受生活的快意。

夏收大忙季节、早上4点外边天还没亮漆黑片 、出工的哨子响不用叫、不用喊连队的上上下下、尤其是那些妇女和女将们顾不上洗脸漱口就收拾着准备下地、忙乎着孩子、被褥将孩子裹也不管是睡、是醒、是哭、是闹抱起来往连队的托儿所放、小跑着不自愿的象鬼催的样随着人群走向麦地。因为早4点到太阳高照是割麦子的最好时机、8点连队送来早饭、20分钟的吃饭时间、赶凉快赶紧下手去干活。否则太阳暴晒、地表热气外加上麦穗和汗水---那滋味太难受啦、可不是般人能承受的了的。11点多收工回家、还要做饭、管孩子顶多睡2、3个小时又要上班啦直7、8点将当天割的麦子还要全部捆起来才能下班。那时人们的工资不多、没人计较、可干起活来不要命的比着干14连有好多女将还真能干、8分的定额还真有割1亩的、1亩多的、真不知当初她们是怎么干的?怎么想的、我至今都不能找出个正确的答案、当初是为的什么---?

农场那个艰苦的岁月里,最苦的季节是每年的夏收,最累的活是夏收割麦子。农场里每年的3月15号播种,7月15号开镰收割。年复年、年年如此、我们都经历过夏收。割麦子之前要开动员大会、誓师大会、力争在20天左右收完、割完全连的麦子可不是件小事。使镰刀割麦子是农场里女战友们最苦的项、也可以说是脱皮、掉肉要命的项工作。那时每天的定额是8分地、那8分地好大的片、在割麦子的时候站起来看看、望望真让人打怵、眼晕。镰镰的割、步步的向前挪、真不容易割完那!那个功夫可不班、连续20多天、天天如此、蹲下腿疼、弯下腰痛、累的连饭都不愿意吃、路都走不动。个夏收过后太阳嗮的能脱下好几层皮、掉十几斤肉、真苦啊!现在的年轻人根本没经历过割麦子的艰辛、更别提80、90后啦------

农场麦浪滚滚的收获季节即将来临、用不了几天就要开镰收割了。这是15连的连长张淑华、济南知青胡进国、刘希英、赵淑荣、天津知青候金凤在田间、面对麦田丰收的喜悦心情 。

麦粒如瀑布般泻下,丰收的喜悦充盈姑娘美丽的面庞。草帽和朴素的短袖衫,装束和谐而自然。烈日下,辛勤的劳动不知洒下多少汗水,却不能消磨我们的意志。戈壁黄沙了无数绚丽青春的足迹,却不能覆盖我们曾经的业绩……永不消失是英姿勃发的倩影。图片由泉城荣华上传

这是三营勤锋14连的大礼堂、想当年营部14连15连16连的就在这里、它是座工字形的大礼堂、北面是会计室和连部、南边是连队的食堂、想当初也算是文革时期知青年代的历史文物、因为在这里曾宣传过思想、师部团部的文艺宣传队曾在这里演出过、这里曾放过、举办过赛诗会、演过样板戏、传达过的最新指示。开过表彰会、动员会、会、斗私批修会、批过,批过、叛逃、死在温都尔汗,这里传达过中央文件、头几年有人要拆掉它、但有心人办了件有心人的好事、说这个礼堂还能想起当年知青的那段生活及历史、别拆啦留个念想吧!

14连的大礼堂故事好多、这里我讲两个真实难以忘怀的故事、这个大礼堂在文革中经常开各式各样的会、真的什么会都开过、有次开批斗会批斗个叫毛集书的民勤人、他是运动因账目不清属有问题的管制人员、开批斗会有发言读批判稿子的、有喊口号的、气氛可谓十分紧张因为那是中的阶级斗争、谁也不敢多说话能不好就给你扣个帽子马上給你关起来、、口号连天、群情激奋、打到毛集书遍遍的喊着突然在混乱与激烈之中也不知是谁喊了句、全场片寂静与哗然哑雀无声无人敢说话都大眼瞪小眼的你望我我望你、在那个年代谁敢喊这样的口号、太吓人啦、还好这人经查出身表现还算是没问题的红五类、才算没有牵出别的事来、这是件真事

勤锋的元老级人物芦焕孝-芦师傅;他说这几间房子是65年建的-老机耕队的库房、在我结婚前还是单身汉的时候我在中间那屋子吃、住、睡及工作与生活了好几年、同屋里还住着油料保管孙裕德、我的师傅聂振谋、左边那间住的是排灌班的赵世英、谢尧鑫、我忘不了支边的那段历史和生活、在这里我从不会到会、从学徒开始学会了开拖拉机、掌握了机械常识、就是这些最基本的锻炼和功夫使我终身受益、迁返回济南后头扎到汽车修理行业、凭借在农场修拖拉机的基本功转手修开了汽车修到如今始终没改行、是勤锋农场培养和锻炼了我、在农场我开过东方红-75、铁牛-55、utos-45:那环境造就了我、那艰苦的日子锻炼了我、那种麽难使我什么困难都不怕、到济南后我从修解放、黄河开始埋头苦干、吃尽了苦头但总归事业有成、41岁那年我好来运转从此在济南立住了脚、至到最后我开了汽车修理厂当了厂长

这是三营十四连机务队的柴油罐库房,现在这么破了。

在农场的那个年代、我们正年轻、真可谓什么活都干过。这张照片是三营勤锋农场在七十年代修建的、当初来说还是比较先进的养猪场、只可惜事宜愿为没有成功、猪场没有办起来、荒废至今、现在成了这个样子。2013年我回勤锋总有着恋恋不舍的情感、非要去看看这个当年留下的历史痕迹---养猪场。因为我的老婆-赵玉华在这个养猪场里喂过猪、当过喂猪的饲养员”。跟着想当年的猪场饲养班的班长-马学禄起喂猪、工作了好几年。马班长今年八十多了、去年我到他家去看了他们老两口儿、头发白了、也老了、但很结实、跟以前样、没有多大的变化。到农场的第二天我早早的起来步行到了老场部。围着这个猪场转了好几圈 。老厂部也没有了、好多的老人们也都不在了。我记得车长太及闫霞就住在院子里的第间房子里、他俩是济南知青、只可惜车长太走的太早、闫霞走的更早。机务队的许多老师傅们;芦焕孝、李祖章、高培礼、王财文、【周杰文】、、聂奎胜、王铁匠、剃头的老徐都住在那个老场部。我想念那个老地方,更想念那些老战友、老朋友、老同事。我祝他们健康长寿!

这是勤锋三营修理所,当年全营的拖拉机,和排灌设备全在这修理和保养

的确,支边时的故事和农场的亲身经历至今时时历历再现在眼前,真的值得怀念。想起哪件事都值得说说、写写、思绪万千。这里我又想起个既可笑又真实又耐人寻味的故事:那年、也不知是那位兵团的领导、师部的那位、团里的那位头头、为落实的最新指示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在老留下的秦长城之中挖开了地道、就象地道战”里的地道、说是苏联子要打进来啦、战备要准备打仗”于是乎我们每天有个班拾来个人、推着2个架子车、带着蜡烛、每天8小时工作制、到点去到点回、天天如此、劳民伤财的挖了年多、为的啥、图的啥谁能搞明白--今年我回甘肃民勤、勤锋农场还特意去看了看我们当年在秦长城下所谓的地道”工程、洞口塌啦--老、古人肯定是不高兴啦!

65年7月25号我16岁报名参加了生产建设兵团农建十师五团、当初好称农垦战士、其实就是的支边青年、在甘肃兵团、黄羊河农场、勤锋农场干就是16年、81年我们全家4口迁返回城落户到济南从此告别了知青生活与农场的日子、那年我32岁 、是巧合还是圆梦32年后、我故地重游又踏上了我阔别32年的第二故乡甘肃、武威、民勤、勤锋农场、我最想见的就是那些老朋友、最想看的就是农场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最最想的是我曾经住过、结过婚、生养过两个儿子的那间老房子还在吗?不错那间房子还真的存在、我高兴之极前前后后围着那间既熟悉又有感情的房子转了好几圈眼含热泪、思绪万千、40多年前的幕幕历历再现又浮现在我的眼前、我心想这次游不虚此行没有白来、园了我多年的心愿、房子和院子都变啦、因为装修了看不出原先的样子了、现在的住家是16连张寿的三儿子、主家不在我隔着门缝依依不舍的往里张望看不够似的看来看去、而唯独不变的就是这间14连原先的卫生室、门和窗户及外表依旧是原汁原味当年的样子点没变、在这间普普通通的房子里有童育英童大夫、兰州知青霍葆芝、孔祥敏、济南知青刘芝兰当过卫生员、有个小病头疼脑热、感冒发烧、打针都可以解决、偷懒不想上工了还可以开个假条休息天、值得回忆和留念的就是我们的后代儿女们有许多都是她们接生的、那年天津知青崔振先候金风就专程来济南感激和看望刘芝兰因为她的两个女儿都是她亲自接生的、我想我们知青及我们的子女都应该好好谢谢那些连队之中承担着普通、平凡的工作却很伟大的职业卫生员

这又是张知青年代的历史文物14连大礼堂”前枸杞子地里兰州知青陆福林给济南知青刘新民与李学福照下的老照片、这是40多年前张十分值得留念的珍贵合影。陆福林-兰州中66届高中毕业生、69年1月7号支边到勤锋农场、老实憨厚、有头脑、肚子里有文化、会摄影拍照、那时我们大家都叫他陆哥”。40多年前陆哥”用他那14连唯的部照相机在连队为我们支边青年拍下了许多值得怀念而有意义的老照片。这几年当我们从箱子底下、老相册里找出当年他给我们照的那些那个年代、那些珍贵的合影、我们这些济南知青、青岛知青、天津知青、及老朋友都感激他、感激他本人、感激他那部有意义的老式相机、为我们留下了许许多多珍贵的老照片”及我们年轻时难以追回的影子和回忆。分别40多年了不上、很是遗憾、这里我们衷心的希望兰州的老朋友、老知青、帮我们打听下、最好能上、我们真心实意的想感激他

那时年轻的我是最能干、最肯学的时候、也是最精神、最帅的时候。这是三营14连机务排东方红拖拉机的全体人员合影留念、那时我才20几岁正是最能干的时候。前右二是机务排排长--远、又是车长-柳培来、右三是-朱立平、右四是-石承颜、后排右-是张永远、右二是-杨万义、右三是我。留住这张值得回忆与纪念的老照片吧。

我想回忆下我年轻时的工作与劳动情景,说说我在农场亲身经历的场面 、写写在我记忆中的真实的故事。我年轻时在农场及连队之中算是工作积极、要求进步、表现上乘的好战士、好工人。早早的就被领导 看中调进连队的关键部位、许多人仰望的机务排去干了在当时算是比较好的、有技术的工作--开拖拉机去了。在那个年代、我年轻、肯干、不怕苦、不怕累、认真好学。从不会到会、从无知到有知、在农场的机务排和拖拉机上真的学了不少机械常识及开车的技术与本领。我在我的老同事和老师傅们的带领与帮助下、在当时的机务及车组中算是最能干、技术最好的。记得在14连的拖拉机上、有年还开了我的现场表彰会呢。那次我播下的玉米等到1月后出了全苗时、早上天气晴朗、带着点露水、从这头到那头眼望去那80米宽800米长的条田里油绿、油绿的玉米苗、笔直、笔直的条线、个弯儿也没有。让谁看了都达心里高兴。营长、连长、机务排长、都伸大拇指、佩服我。总之在知青年代、是农场、机务工作及开拖拉机的工作培养和锻炼了我、使我返城后得心应手的当了名汽车修理厂厂长

老战友、老朋友在起,有说不完的话,有道不完的情,还象当年样亲密。每当我们在起,你我都好像忘记了年龄,忘记了时空,还象当年样说话、拉呱,有说有笑。是的,我们喜欢回忆。我们这代人,经历了太多的社会动荡和人生挫折。当年我们正青春年少,风华正茂、却,支援边疆、大多数人失去了升学及大好时光。知青为历史作出了牺牲,是为祖国奋力拼搏的代。我们不会忘记过去,更珍爱今日和谐小康的生活。是的,我们看重友情。我们知青战友都有过共同的经历、共同的磨难、共同的情感。当年我们在兵团、农场里朝夕相处,患难与共,结下了纯真、深厚的友谊。我们今生也不会忘记老知青、老战友, 永远珍惜老知青、老战友的情谊。因为那是段难以忘怀的经历与麽难!

多少年了、知青岁月、带不走我的记忆,只会让我更加想念那个年代。朋友的相聚、总有说不完的话、讲不完的故事。时间并不可以忘记切。那个年代、那段岁月。只会在我心里生根发芽,回忆过去、想起年轻的时代、梦样的想象、青春的梦、美丽的梦、好的梦、坏的梦、吃苦的梦、受罪的梦、都在我的心中,岁月的无情书写了我的人生,当青春已不再,当岁月点点逝去,我们的世界还有什么理由不值得回忆、珍惜。 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这是勤锋农场的枣树,硕果累累,喜人,我祝我曾经支边的地方蒸蒸日上!家家幸福!

知青的 记忆仿佛是棵树,支边时的岁月就如同只船,年又年,人生就是如此。如果有天,你想看看当初咱们支边在兵团的样子,奋斗在农场的岁岁月月、不如翻开那刻骨铭心的记忆---不要埋怨、不要记恨、就认为那是属于我们曾经的美好和回忆。那么这种回忆就格外地值得。就跟我样,不如故地重游亲临趟去看看你我曾经工作与奋斗过的地方、看看河西走廊、古老的长城、农场的沙枣花、笔直的条田、你我种下的老白杨、还有我们住过的老房子---还真有种激动的要流泪的感觉。

这是甘肃省民勤县【红崖山水库】它是亚洲沙漠之中最大的内陆水库、20多岁时我在民勤勤锋支边时就做了件很了不起的事、至今提起都值得骄傲与自豪、因为在民勤县至今还没人敢做及问津的事、我们14连的拖拉机被派往红崖山水库去顶工压坝墙、到水库的当天我就急着下水去游泳了、离开海河水、渤海边好几年啦我又被水库的浪花吸引住了、连续十天的体力恢复及岸边的锻炼我准备第十天要横渡大约8千米的红崖山水库、那天认识与不认识的人来了可不少、都猜测和指手画脚的说;这不可能、别冒险啦不要命啦、那水库这么大别说游过去就在水边站站、玩玩的几乎没有、我知道我的本事我是天津海河边长大的、我小学时在海河能气游十个来回、而且还不停的换着泳姿、那才叫儿时的乐趣与幸福、准备横渡水库的那天、天气真好丝风也没有、听说勤锋农场的知青要横渡红崖山水库像看西洋景、没见过什么似的有好几百人看热闹、人越具越多因为有史以来民勤人就没有敢这样做的、我下定决心要做这样的人让他们看看、这次举动是我和曲广平起完成的、我俩同岁都属牛身体都特别的棒、信心百倍的向对岸游去当游到水库中间已是下午三点多了、突然起风啦、更糟糕的是风向变啦、这时我俩害怕了、回头望岸边有好几百人还在看着这俩个不要命的、我猜也许这些人都以为这俩小子活不了啦、肯定回不来啦、个岁数较大的人说民勤自古以来还没人能游过去、么非今天真的要出能人不成、民工们看热闹的越来越多、带袖章的民兵及大小头头也都来啦、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急的来回的走来走去、不时的张望着水库中央那俩小、俩小人头、越来越小、越来越远直到点都看不见了我俩凭借年轻和好体力、及信心用了4、5个小时硬是游到了对岸、也许就是知青的情感、这次冒险的生死之交与考验才使得我和曲广平至今还像亲兄弟样、每当想起当年这件真实的往事、真值的骄傲、但又后怕这次冒险、险些要命、是车长石承颜迫不及待的开着拖拉机到对岸接的我们俩回来的、、我俩真有点英雄的感觉但进大门看到那些人的眼神、我们知道可能惹祸啦、因为有很多人指画我俩、当然有赞许的、也有指责的、果不其然第二天水库的领导下了红头文件、并告之了我们农场、这是件真事。

农场中连队的拖拉机承担着繁重的道路交通运输任务及农田作业、那时我在武威地区到过善右旗上井子拉过西窑煤、东边的来武山拉过石头、湖区拉过打井用的红土、夏收还跟随康拜因来回来去的拉麦子、最难干的就是在麦地里装麦捆子、4米多高四方四正、点不能歪和斜、地里不好走、装不好就前功尽弃倒了从装、最远的路是去团部拉配给的生产资料和化肥、记得那年我与聂振谋早6点从勤锋出发去团部黄羊河农场拉化肥、跑了6、7个小时、中午1点多到的武威、那时路不好跑、柏油路很少、全是那种石子的搓板路可难跑了、在南关个不算大的饭店里、个米左右见方的方桌上我俩要了十碗臊子面、大粗碗二毛五1碗、摆了满满方桌、那架势光围观的人就站了很多、有看热闹的、有看笑话的、还有要饭的、看热闹的服务员好像再说;这俩家伙开玩笑了肯定吃不了、围观看笑话的人好像在说;从那来的俩饿死鬼跟没见过吃的样、看那要饭的都好像在想;吃不了剩下就是我们的了、我俩饿坏了什么也不顾了、放上老醋、再放点辣面子、连头都没抬、口气、狼吞虎咽的扫而光全吃掉了、今生今世也找不回那个臊子面的味道、要饭的生气-没给他们留点儿、服务员感叹-这俩小伙还真行、看热闹的佩服-对着我们开心的笑、为了赶路我俩擦了擦汗抬就往外走、而那些围观人的目光正目送着我俩酷似好汉样的离开了、我这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回忆我的母亲,关于回忆我的母亲教学设计的介绍

回忆我的母亲,关于回忆我的母亲教学设计的介绍

回忆我的母亲,关于回忆我的母亲教学设计的介绍[详情]

那年,那月,那一天

那年,那月,那一天

那年,那月,那一天[详情]

那年、那月,那时光

那年、那月,那时光

那年、那月,那时光[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