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惨案》原创小说二十九集

日期:2019-01-13 13:16:5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295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二十九集(图1)

第二十九章 杭州就是赫赫有名的杭铁头。

猪手林二搔搔头皮,不好意思地说:这个还真没有。

千叶芽衣:大清江南,民性怯懦,民风崇文不尚武,对这样的一群人应该不难统治,可杭州人不一样,岳飞、于谦、张煌言长眠于西子湖畔,他们是杭州人的榜样,所以杭州人骨头硬,骨气硬。你们在东京,不是常看到大青郎中吗,还有那大青宝拯,甚至那大青乐康,他们是典型的杭州人,他们身上很明显能看到杭铁头的影子。从古以来,杭州就是赫赫有名的杭铁头。千万千万别小看了杭州人。

猪手林二:哦,好象也没多硬,我个人觉得,和其它地方一样,一刀下去,人头照样落地。

千叶芽衣:土包子,只知道杀,杀能统治得了人心吗?你一个人的力量,能杀十个也是十个,一百个也是一百个,但你能杀掉他们的精气神吗。杭铁头的精气神,你越杀,他越不服;你越杀,他越勇。

猪手林二:什么是精气神?

千叶芽衣:骨头硬,骨气硬,杭铁头,这就是他们的精气神,杭州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我们遇到了顽强的对手,要控制这个城市,没那么简单。杭铁头的精神会让我们办事十分不顺利。

鬼头空子:我们是要控制这个城市吗?

千叶芽衣:不只是这个城市,整个大清,甚至全世界,都将是大帝国的,大帝国必须胸怀全球,大帝国的太阳永不落。

接着,千叶芽衣叹了口气:杭铁头,杭州人,又有点文化,真是又硬又臭,这块肉不好啃呀。

猪手林二问:千叶君,什么时候回?

领事馆址选好,我就回了。

飞鸟石泉:有你这个通在,我们不怕。

鬼头空子:千叶君的意思是有一天我们要得到大清?

千叶芽衣:你们没看到我们脚下的这块巨石有多大吗,没人知道它有多大,它虎踞龙盘,根基扎实,傲然耸立,毫不动摇,这是我们大帝国在杭州的奠基石,也标致着我们大帝国在的宏伟基业象这巨石一样虎踞龙盘,毫不动摇。我们的宏伟目标终究要实现,什么时候实现,就要看你们的努力了,我们这辈子做不到,要看你们这辈人,你们这辈人做不到,就要看下一辈人,我们的目标,总有一天会实现的。

鬼头空子说:希望这一天早早来到。

千叶芽衣转过身,问:飞鸟君,你看,领事馆建在此地,是否合适?

飞鸟石泉连忙说:合适合适。

千叶芽衣又转身问:小藤君,你看,领事馆建在此地,是否合适?

小藤六郎连忙说:合适合适。

猪手林二说:千叶君,你不用征求我意见,我觉得合适。

鬼头空子说:千叶君,你也不用问我,我觉得合适合适。

千叶芽衣说:我不会问你们俩。

猪手林二:为什么?

千叶芽衣说:因为他们二个人,登上此地前,是想把领事馆建在他们自己喜欢的地方。

猪手林二觉得惊奇:什么地方?

千叶芽衣说:柳浪闻莺、曲院风荷。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二十九集(图2)

牛岛白面看了看千叶芽衣,觉得这个人真有点不可思议,于是:那老师是否知道,分别是谁想把领事馆建在他们想的哪个地方?

千叶芽衣说:飞鸟君想建在柳浪闻莺、小藤君想建在曲院风荷。但事实上,那些地方都是错的,只有这儿是正确的。

飞鸟石泉和小藤六郎相互看了看,什么也没说。

牛岛白面:既然这里是正确的,老师刚才为什么还要一个一个征求飞鸟君、小藤君的意见?

千叶芽衣:这是各个击破,如果只是问大家,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地方,都不会赞成,我直接点名,他们还能不赞成吗?

牛岛白面这才明白道理:是的,老师在实地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是我行为指南。

千叶芽衣说:还有你,白面君,耳朵皮不能软,更加不能听别人指使,这样下去,成不了事的,我非常为你担忧。

牛岛白面:老师难道有一双人说的火眼金睛?

千叶芽衣:善于观察和分析,人叫察言观色,是每个谍报人员必修的一课。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反映了心中所想。

牛岛白面心服口服地夸赞道:老师厉害,没人能比。

千呀芽衣说:你错了,有一个人远远比我厉害。

牛岛白面:还有这样的人,是谁?

千呀芽衣:没见过,当然不知姓甚名谁。

那老师怎么知道他比你厉害?

千呀芽衣嘿嘿一笑:我们的行踪都掌控在他的手上,他对我们了如指掌,甚至知道我们要找的是西湖血。

飞鸟石泉、猪手林二、鬼头空子、小藤六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象天方夜谭一样不可思议。

牛岛白面说:没这可能性吧,学生有些不明白,还请老师指点。

千呀芽衣说:你记得我们上来时,是我叫你把路上的柴禾搬开吧。

当然记得。

还有,露出那些血脉前,那里也堆着一堆柴禾,是我叫你搬开的,你还记得吧。

当然记得。

千呀芽衣说:这些柴禾是有人故意堆在那里的,想阻止我们找到真正的西湖血。

牛岛一惊:这怎么可能?老师是否故作高明?

千叶芽衣说:这是一条小道,道是用来走人的,怎么会在道中间出现柴禾,这是疑其一;再说,这个地方本身不是农家居住之地,不需用柴禾,而偏偏出现了柴禾枯枝烂叶,不合理,疑其二;这些柴禾堆积时间不长,新出现的,此疑其三;这血脉本身是个景点,让人看的,却无缘无故被人盖起来了;这足足说明有人故意为之。

牛岛似乎明白了什么:老师你是说我们内部出现内奸,泄露了?

千叶芽衣说:此非内奸所为。

牛岛白面问:怎么辩别?

千叶芽衣:我们中没有一个人知道西湖血在此,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如果有内奸,当然也不知道,由此可辩别,非内奸所为。

牛岛白面更是惊奇:杭州政府已经把千亩土地拨给我们了,我们要在租界外建领事馆之事,没有向他们汇报过,照道理不应该知道呀。

千叶芽衣说:这不是所为,是杭州民间个人行为。

牛岛白面:你连这都知道?太让人崇拜了!但你为什么会认为是民间个人行为呢?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过年看望住院孤寡老人,真情关怀温暖老人心。

过年看望住院孤寡老人,真情关怀温暖老人心。

过年看望住院孤寡老人,真情关怀温暖老人心。[详情]

大学生选手 大赛中成长(体育大看台)

大学生选手 大赛中成长(体育大看台)

大学生选手 大赛中成长(体育大看台)[详情]

波黑塞族前领导人终审判无期 被控屠杀8000人

波黑塞族前领导人终审判无期 被控屠杀8000人

波黑塞族前领导人终审判无期 被控屠杀8000人[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