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惨案》原创小说三十一集

日期:2019-01-13 13:20:0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379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三十一集(图1)

第三十一章 你喜欢打谁就打谁。

鬼头空子一年中有一半时间在上海,一半时间在杭州,很少有机会回。麻生真子一边逢补衣服,一边唠叨着:沙野,沙野,快起来,太阳都要照到上了,怎么还不起来?

鬼头沙野:让我再睡一会,我就喜欢睡觉。

麻生真子:你父亲在的话,就来打你了。你这么懒,将来娶了老婆,那谁干活呀,懒人连老婆都娶不到。

娶得到。

哼,你要娶谁呀。

鬼头沙野高兴地说:千叶喜子。

为什么娶她?

漂亮。

麻生真子笑笑:老婆娶来什么用?

烧饭。

哦,在儿子眼中,老婆是用来做饭的,麻生真子又笑了笑:还有呢?

补衣服。

麻生真子更开心地笑了笑,继续:还有呢?

沙野用手搔搔头皮,眨了眨眼睛:好象没了。

麻生真子觉得孩子真逗,她眼泪都笑出来了。

还有什么用?鬼头沙野民怯怯地问。

麻生真子说:去问你父亲。

可父亲在大清国呀。

麻生真子说:你真想娶千叶喜子?那还不赶快起来,跑到他家里去,去叫父亲母亲。如迟一点起来,怕早被别人先叫了,你就娶不到喜子了。

鬼头沙野一想,对呀。于是一骨碌起了床:我这就去叫。

麻生真子忍不住偷偷发笑,没想到沙野这么逗:穿好衣服呀,你衣服也不穿了?

鬼头沙野一边穿衣服,一边问:我叫她父亲叫什么?

父亲呀。

她母亲呢?

母亲呀。

鬼头沙野有些不确定地问:我今天叫过就不用叫了?

麻生真子说: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要天天这么早起来跑过去叫的,你一天不叫,喜子那么漂亮,会被别人抢走的。

哦,那我天天一大早起来就跑过去叫。

鬼头沙野又发觉母亲一直在笑,好象不对劲,就问:你笑什么?

麻生真子说:喜子那么漂亮,那么聪明,有这么好的媳妇,我高兴呀,难道沙野不高兴?

鬼头沙野连忙点点头说:高兴高兴。

麻生真子:这就对了,托人从大清国带来很多丝绸丝巾,等会把这丝巾也拿过去,送给石井雾郎、牛岛太恒、猪手片子、小藤胜子,还有那些我叫不出名字的小伙伴,都给他们带去。

鬼头沙野带着一袋子礼物朝千叶喜子家走去。

哟,沙野呀,你不是不到中午不起来的么,今天怎么这么早过来玩了。佐藤红霞一见圆头圆脑的鬼头沙野跑过来。

鬼头沙野说:我是来娶喜子的。

哎哟哟,你说什么,要娶喜子?佐藤红霞一笑起来,脸上就象开了一朵花。

鬼头沙野认真地说:我妈说,每天一早,就要来你们家里,叫父亲母亲,向父亲母亲问安,否则迟了,就会被别人先叫,那我就娶不到喜子了。

佐藤红霞说:是吗,那你天天一早来,可不要忘记了。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三十一集(图2)

鬼头沙野看见千呀芽衣正在 鱼,就说:父亲,你把鱼泡泡给我。

哟,你要娶喜子了,还拿鱼泡泡干吗呢?

给我玩。

还贪玩呀,好好,给,拿着。千呀芽衣说:喜子和雾郎他们正在后面街上玩呢,快去吧。

鬼头沙野一见到猪手片子,就被他的作品惊呆了,哇,好多好多泥蛋蛋。鬼头沙野问:你把这些沙子捏成小蛋蛋,有什么用吗?

猪手片子说:这哪是蛋蛋,这是地雷。

鬼头沙野问:哦,那象瓜一样的是什么?

猪手片子得意地说:这是炮弹,高射炮的,轰,炸了,所有房子都。

鬼头沙野将鱼泡泡往地上一扔,咚。一脚踩了上去,只听砰。一下响。鬼头沙野说:听,我这手雷的声音比你的高炮还响呢。

牛岛太恒和小藤胜子也不知在玩什么,专心致志。哦,是在捉蚂蚁呀。鬼头沙野抓过其中一只大的黑蚂蚁,他撕下一条蚂蚁腿,将蚂蚁放在地上,见蚂蚁还能爬,就又撕下一条腿来,一直到蚂蚁腿都被他撕光了,趴在地下无法动弹。鬼头沙野才说:你们快来看,我拔光了它所有的脚,那嘴还能动呢,这是什么蚂蚁,难道成仙了?

说完,鬼头沙野又将那嵌子拔了下来,蚂蚁再也无法动弹,终于死去。鬼头沙野高兴地说:快看快看,我把它弄死了,它再也不会动了。

千叶喜子说:你弄死了它,它晚上就到你床头来叫魂,你的魂会被它钩走的。

鬼头沙野说:我不怕,你们是在玩什么呀,哇,你们这里有这么多青蛙,来给我一只。

千叶喜子忙护着青蛙。

鬼头沙野还是夺来二只,他将一只扔在地上,抬起脚就踩了下去:咦,这青蛙肚子这么大,怎么没象鱼泡泡一样砰一声响呢,我再踩一下。

千叶喜子连忙止住他。鬼头沙野又将青蛙狠狠摔在地上:你不让我踩,那我摔死它。

地上的青蛙伸长后腿抽缩着,也死了。

鬼头沙野又抢过一只青蛙,拿过一只小木签,呼一下往青蛙前脚上刺去,青蛙疼得直打抖擞。鬼头沙野又往另一只前脚掌刺去,再刺后面二只脚掌,刺完了,鬼头沙野说:你们看,四脚都在颤抖,二条后腿伸得这么直。

千叶喜子哭了起来:你赔我青蛙,赔我青蛙呀。

华盛德从路边采来几颗青草,拿过死去的青蛙,把它放平整,让伸长的腿归缩原位,在青蛙身上盖上刚采来的青草,双手合十,嘴中念道:。

千叶喜子奇怪地:阿德,你干什么?

华盛德说:念念,青蛙会活过来的。

有这样的事,那我也来念。千叶喜子说着,也跪在边上,双手合十,念着。

不一会,青蛙动了动,千叶喜子高兴地大叫道:真活了,真活了,阿德你真能干。

石井雾郎与谁都不合群,独自一人玩。

鬼头沙野见那地上摆着几个盖子,每个盖子上都盛有水,觉得奇怪,雾郎,你这盖子里装的是什么?

别动。石井雾郎说。

鬼头沙野吓了一跳。

石井雾郎指了指盖子,说,这是热水,这是盐子,这是甜水。

你要干吗?鬼头沙野问。

石井雾郎说:我把蚂蚁分别放在热水、盐水、甜水里,看看哪个盖子里的蚂蚁先死去。

把它们的脚拔光了就会死呀。鬼头沙野说着就要去拿蚂蚁。

石井雾郎连忙阻止说:叫你别动,你还动。

呆头呆脑。鬼头沙野说着,又连忙拿起一个瓶子。

石井雾郎一把夺过瓶子:不动,没人会说你没手没脚呀。这是青蛙,放在盐水里能活多长时间,你知道吗?

鬼头沙野说:你这脑子是有点毛病,看来真的。

飞鸟下山见鬼头沙野手里一直拎着个袋子,沙野,你是不是给我们带吃的来了?

鬼头沙野这才想起给他们带丝巾来了,大声说:我爸让人从带回来许多丝巾,快,每人都有,你们自己来拿。

牛岛太恒:我们来打仗,用这个当旗多好呀,我要选最大的,最大的当指挥官。

猪手片子:我要选最漂亮的,花花绿绿,迷你纹,装饰我的坦克。

小藤胜子:我要二块,左手一块右手一块,双枪手,砰砰,砰砰砰砰。

飞鸟下山:我们分成二组,对打。

牛岛太恒:快,拿着,敌人来了,这是树枝,把旗缠上去。

千叶喜子:沙野和兴国一组,你们俩最好。下山和太恒一组,你们俩最好。

鬼头沙野用树枝一把顶住华盛德:我要打永兴,看他还敢不敢教我读书,一会舌头卷起来,一会又翘起来,我哪分得清平舌翘舌呀,眼睛又看不见,还后鼻音前鼻音,差点冒青烟了。永兴,过来,和我打。

飞鸟下山:我要保护老师,永兴,快,我们打他们。

牛岛太恒:喜子,快打呀,你是国际组的,可以打我们二组,你喜欢打谁就打谁。

千叶喜子:我不喜欢打仗。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曾经的辉煌!工厂记忆!

曾经的辉煌!工厂记忆!

曾经的辉煌!工厂记忆![详情]

月(文字原创,图为朱德庸先生漫画)

月(文字原创,图为朱德庸先生漫画)

月(文字原创,图为朱德庸先生漫画)[详情]

波黑塞族前领导人终审判无期 被控屠杀8000人

波黑塞族前领导人终审判无期 被控屠杀8000人

波黑塞族前领导人终审判无期 被控屠杀8000人[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