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惨案》原创小说连载十四

日期:2019-01-13 09:56:2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349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连载十四(图1)

第十四章 生的希望留给还末来到世界上的小生命。

最右边的这间厢房是佛堂。

笃、笃、笃…花静好知道,是婆婆吾素洁在佛堂里祈求佛祖保佑。这几天,也难为婆婆了,不是去灵隐寺求菩萨保佑,就是在自家佛堂中念经拜佛。

那木鱼声,仿佛远方传来的一线生机,虽然虚无渺茫,虽然飘忽不定,但听起来,节奏匀称,轻重有度,铿锵有力,很能鼓舞人,真的象一线生机。

产房外,华乐康焦急不安地踱来踱去,踱来踱去,二个拳头时而对击几下,嘴中语无伦次却又振振有词地念叨着:菩萨保佑,菩萨保佑,快来救救我们,救救我们,难产的岂只是我家孩子,岂只是我家孩子呀…。

辛九友看看华乐康,不知道他念叨着的是什么。

没人理解得了华乐康的话中之话。

甚至他自己也不明白话中之话。难产的就是难产,除了难产,还有什么。

又见红了,又见红了,热水热水,这次肯定能成功,孩子快出来了,使劲使劲,快使劲!就象拉大便一样,拼命地往外挤,快使劲挤!来,听我号令,一二三,挤,一二三,挤,一二三,挤。产房内,突然传来胡玲琴的大叫声和号令声。

佣人们跑进跑出,拿这拿那,又开始忙作一团。

使劲,挤呀,你不使劲,孩子出不来的!胡玲琴叫道。

院子里的人正等着,可胡玲琴叫了几下,没声音了。院子里的人就知道又没戏了。

花静好明白自己已没有丝毫力气,自己没力气,就意味着孩子没有办法出生,这不等于扼杀了孩子吗?自从怀孕以来,她足足吐了三个多月,后来又特别能吃,半夜也要让华乐康起来烧吃的,就怕饿着了肚中的宝宝。

孕吐停止后,有了第一次胎动,这是小生命在肚子里第一次打招呼,花静好高兴得眼角直挂泪水。也许是孕期子宫变大,压缩到,一个晚上要上好几次茅房。这样很容易就得了感冒,但不能吃药,怕对小孩有影响,只能多盖被子,闷在被窝中,让全身出汗,用热气逼走感冒。

怀孕四个月后,可能是孩子的重量压缩到了某根神经,花静好坐骨神经痛,坐着就痛得无法躺下,躺下又痛得无法坐起,无论坐或躺,都得华乐康在旁边双手撑扶着,经常疼得直掉眼泪。然花静好只能双手擦掉眼泪,又不能悲伤,因为心情不好也会影响到孩子的发育。每个晚上,花静好不管怎么躺,都不舒服;不管怎么躺,都会担忧,怕肚子里的孩子不舒服。好不容易睡着了,总是做梦,梦到自己怀的是男孩或女孩,不梦时就抽筋,浑身痛得厉害。

六个月时,调皮的小宝宝在里面动呀动,肚子上居然顶起一个包,花静好伸手碰一下,那包又缩回去了,难道宝宝这么早就知道锻炼身体了。华乐康和宝宝一样调皮,他为宝宝做了玩具,放在肚子上,宝宝就踢个不停,花静好这才知道,原来父子俩都把肚子当作游乐场了。

七个月时,真象厅长肚子越挺越大,行动越来越不方便。花静好的眼睛往下看,已看不到自己的脚,看到的就是肚子。于是开始准备小棉袄、小马褂、小短裤、小被子,各种小孩子用的物品开始囤货。

八个月时,玲琴产阿婆来检查,发现胎位不正,孩子头颈绕着脐带了,这可如何是好,真急坏了花静好。产阿婆说,只有一个土办法,跪床调整。跪伏在床上,那个累呀,全身虚汗,呼吸困难,腰酸背疼,背好象断成了二截,一截着地,一截上天。一天一天跪着,简直活受罪,就是这种笨办法,硬是把胎位调整过来。

怀孕九个月时,宝宝胎动越来越强,越来越有力,不只把肚子顶起一个包,还可以顶着一个包在肚皮中移动。有时,居然把肚皮顶得倾斜变形。花静好真不相信,肚子里有如此能耐者,到底是何方神圣呀。

十个月时,花静好腚部的骨头好痛,大腿根儿连接骨盆的骨头也开始痛,而且越来越痛,翻个身也十分困难。直到前几天,预产期到,流出了许多液体,产阿婆胡玲琴一直待在身边。

胡玲琴抬头时,看见了花静好惨白的脸色和痛苦的表情。胡玲琴明白,花静好已经使尽了最大的努力,凭她以往的经验,要保住大、小二个人的生命,已根本不可能。只要她来接生,母子都能平安的神话也要被打破了,但胡玲琴也已尽了最大努力。她奔跑着推开产房的门,焦急地问华乐康:大人和小孩,只能保一个了,你保哪个?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连载十四(图2)

华乐康象无缘无故被当头劈了一棒,自从花静好怀孕以来,他连睡觉都蜷缩在床边,生怕碰到了孩子,花静好走步路,他都有些不放心,生怕对孩子不利,他和孩子说过话,很多很多话,还和孩子触摸过,孩子似乎早已生下来,就在他们身边。

现在才知道,原来这都是他们心中所想的孩子,真正的孩子还在花静好肚子里,还必须要有生出来这么一道程序。可孩子还没出世,怎么就遇到了危险?而且是不可挽回的死亡之险?

华乐康不由自主地扑嗵。一声跪了下来,祈求着说:我要二个,二个都保,谁也少不了。求求你,我要二个,我要二个呀。

胡玲琴严厉地说:不要磨矶了,否则二个都保不住,快告诉我,你保谁。

只能保一个,那保大还是保小呀?王采苓说。

又象炸开了锅,乱作一团。

保小羊,哦,少奶奶,肯定保少奶奶呀。钱宝拯说。

小的是华家香火,华家香火。辛九友说。

要不要问一下老爷?王采苓见少爷很为难,轻声说。

华乐康无可奈何地低下了头,吐出个字来:大。

笃笃笃、笃笃笃…佛堂里的木鱼声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有力量,似乎是冲锋的前奏。

回到产房内,胡玲琴见花静好挥了挥手,示意她过去。花静好的头上又开始冒汗,颗粒大,散乱状,额前的头发湿漉漉,鼻翼一张一翕,肩膀和随着呼吸一起一伏,两颗眼珠子几乎要从眼眶里凸出来,眼睛中散发出哀求的神色,一副垂死挣扎模样。她现在要做的只有一件事,自己的生死都不重要,但要保住孩子,这就是一个母亲临死前拼了命也要做的事,这就是一个母亲为还末出生的孩子唯一能做的一件事了。她吃力地蠕动着干裂的嘴唇,声音早已嘶哑,说着模模糊糊还能让人听清的话:保小、保小、保小…。

也许这是一个母亲在这个世界上能说的最后一句话,母亲的最后一个希望,在生与死面前,她把生的希望留给还末来到世界上的小生命。

这种爱的名字也很简单,只有二个字:母爱。

只有母亲才有母爱。

天下母亲都一样。不论贵贱,不论贫富,不论美丑;不分肤色,不分区域,不分种族。这种母爱让人类生生息息,不断孕育,不断壮大。

认命的母亲。

崇高的母亲。

伟大的母亲。

相关新闻: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连载之一

长篇连载,天天一集。

第一章 黑云不是云,是一个人的名字。

太平广记。

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

东京被黑色的夜幕笼罩着,八丁目,这条曾经繁华一时的街道,雨点飞溅,只有雷电撕裂夜空的瞬间,才闪亮一下模糊不清的面目。

网友评论
丁一007
丁一007
头条可以连载自己的小说吗?
2019-01-16 06:51 5
晓猪猪的lo
晓猪猪的lo
怎样在小说频道发表原创小说?
2019-01-13 22:18 21
你是眉心一
你是眉心一
正在连载的好看小说有哪些?
2019-01-14 02:21 26
chenwei840
chenwei840
如何在头条发布小说连载?
2019-01-07 19:53 43
午后白茶
午后白茶
写了,发表了,连载
2019-01-17 03:54 28
相关文章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连载之一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连载之一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连载之一[详情]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连载之七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连载之七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连载之七[详情]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连载十三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连载十三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连载十三[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