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寒和酷热是它们的生命中必须经历的

日期:2020-07-05 09:03:2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176

严寒和酷热是它们的生命中必须经历的(图1)

四月,在清风和明月双至的时候就是做梦的时候。

你遗忘了什么了吗?一个声音好像在问我。

醒了。也到了是该醒的时候了。

五点的天就算是明了,物体的模样已看得出清楚。日头还没有出,天际倒是染上了一丝的红晖。

走向田边,麦子已经齐刷刷的抽出了穗子,有个别的穗子还在羞羞的半遮着脸,不舍得脱开包裹它的翠绿色的苞壳,完全从不羡慕其它的穗子已俨然都成了哨兵,林列在晨色里的天际下。大概也是孩子吧,不舍得从母亲的怀抱里离开。

清晨很静,没有人的喧哗,也没有车辆的鼓躁,只有小小虫儿在路边树上的枝叶间飞梭鸣叫。小小虫儿的学名应该是叫做麻雀,我只叫它小小虫儿大概,我爷爷的爷爷也没有叫它麻雀。

我游荡在这旷野里。

我现在是游民,原本是有土地可以耕种的。现在,只有一个院子及院子里的人和东西属於我,其它的就一无所有了。土地再也不会亲近于我,而我那时还曾经厌恶它,特别是极累的时候,总想把它扔掉,完全没有直视是它产生的蛋白质养活了我的生命的这一问题。我或许是个不知感恩的人。

只有失去了才知道它的珍贵,这句话适用于一切,也适于所有的人。

如利剑般的麦芒沾挂着露珠,露珠映上了霞光,耀出了光芒。这光芒在万顷的麦田互相折射着,透过如纱的、湿润的晨雾直向天宇,这光辉又燎绕着、弥漫着、升腾着。如来所处,不过如此罢。这是人间的圣地啊!

在这如仙的景色中,看到的还有散发着麦香的馒头,生命的组源。要谢谢吗?

污染的几乎天天就可以看到:报纸上、电视里和从人们口里的埋怨声中。人就是喜欢埋怨一切的动物,只要他们不如意、不顺心了。然而,又总认为自己是圣人一个,好人某某。于是不踏实做工,偏於技窍,於是烦躁和惶惶,偏去寻找蓝天碧水的处所,人亦不至地方,寻找最应完美的净地来满足占有和挥霍欲望。结果是什么呢?

严寒和酷热是它们的生命中必须经历的(图2)

麦子和土壤呼吸和吸收着看这被染了的空气和水。它们没有埋怨。

一粒麦子种到了土里,它的工作和生命的轮回从此开始。它只需阳光、水份和养料,对于其它从不沾染。即使这三种,它也只汲取够自己生长的那一部分,一毫也不多取。它忍受了从果实到生命蜕变的痛苦:这种痛苦应该有的,只是人不知道。况且不知道由痛苦而带来的欣喜。严寒和酷热是它们的生命中必须经历的,它们却从不说逆旅。

这是的,没有骄鹤。果实献给人,人得到了繁衍。它们又将自身化为泥土,把这仅剩的营养还给土地,也留给了下一次埋入土中的种子。

它们或许是没有什么精神的,它们却努力生长、开花、结实。它们生长的安静以至于人们常常惊呼:麦子长这么高了!它们安然生命结束时嘎然,嘎然间留给人的是一堆堆黄灿灿的金子。

谁说嘎然而终的生命是悲苦的?

严寒和酷热是它们的生命中必须经历的(图3)

麦子的不远处是一大片的已被肥硕的荚角压弯了玉体的油菜田,黄花盛开时的壮观是可以想得到的。

这些都是精灵,善于奉献的、有思想的、执着的、热烈而又安静的精灵。原谅我对你们的忘记,你们是伟大的!

太阳出来了,路上满是暖暖的阳光。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小虫儿

麻雀,邯郸土语称之为“小虫儿”,发音时“小”字拉长音作“小(噢)虫儿”。麻雀本属鸟类,为何以虫相称?似与它在禽鸟中身体瘦小类似小虫有关,但作这样的解释很难令人信服。

麦子

麦子,单子叶植物,禾本科。一年生或二年生草本植物。茎秆中空,有节。叶长披针形。穗状花序称“麦穗”,小穗两侧扁平,有芒或无芒。颖果即麦粒。按播种期分冬小麦和春小麦。世界各地都有栽培。子粒主要制面粉,皮可作饲料,麦秆可用于编织等。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过去经年,它们一直在那,时而盘旋飞翔

过去经年,它们一直在那,时而盘旋飞翔

过去经年,它们一直在那,时而盘旋飞翔[详情]

鹰的重生,在我们的生命中

鹰的重生,在我们的生命中

鹰的重生,在我们的生命中[详情]

能让阿联放心,扛了广东宏远近十年,杜锋造宏远新基石

能让阿联放心,扛了广东宏远近十年,杜锋造宏远新基石

能让阿联放心,扛了广东宏远近十年,杜锋造宏远新基石[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