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

日期:2020-02-24 22:58:1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990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1)

5月4日14点通过南京长江大桥时,心情莫名的亢奋起来。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2)

南京城的记忆太多了,南京城的亲人和战友的呼唤也太多了。此时的南京城,是月季花疯狂开放的季节,路边木栅栏里,烂漫的月季花铺天盖地,像一张张笑脸迎接着我。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3)

五一节是在水城宿迁欢度的,期间梁永福大哥先后两次电话,邀请我前往马鞍山小聚,我答应他节后回南京探亲时,抽时间去马鞍山看他。

南京城还有一位战友孙景林大哥, 我78年入伍,在基建工程兵00030部队汽车连,汽训完后,分配到汽车连十八连 ,孙景林任汽车连十七连长, 那时,我们并不认识,在汽车连微信群里与孙景林连长互动时,得知孙大哥是70年的江苏兵,兵改工后孙连长转业后又回到江苏工作,因为我爱人是江苏人,也因为孙大哥喜欢写文章,所以我和孙大哥多了互动,并约定有机会相聚。

忙完家里的事,立即和孙大哥(在南京定居)联系,孙大哥非常高兴,热情洋溢的邀请我第二天去他的住所。

翌日,孙大哥早早在东部战区西门外等着我们,终于见到了只闻其声、只见其文的孙景林连长。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4)

部队大院严格,办理完手续才能进入,每一个细节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部队大院的氛围,让我恍若童年,恍若从戎岁月,陌生的是,我竟然离开部队那么多年了。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5)

孙连长精神矍铄,行动敏捷,引领我们将车停放在提前安排好的车位,并在挡风玻璃上放置一张用A4纸亲手写下的挪车电话,这个随手动作,体现出孙连长是个细致,讲究小节,做事有条不紊有修养的人。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6)

孙大哥居住在浓荫掩映的老式房屋里,门前几盆花打理的郁郁葱葱,门楣和窗上贴的大红的福字,是孙大哥亲手所书,小客厅简陋干净,物品归置有序,可以看出孙大哥依然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习惯。

孙大哥儿女双全,在孩子的教育上,以身作则,不事烟酒,崇尚学习,儿女双双摘获高等学历,女儿成为救死扶伤的医生,儿子博士毕业成为军中栋梁,前不久,儿子一篇论文获奖,单位专门召开表彰会,一次性奖励五万元。孩子的成材,反应出孙大哥的付出和心血,孩子的成就也让孙大哥欣慰,更让孙大哥宽慰的是孩子的孝顺,儿子专门向单位申请了平房,安置孙连长夫妇在环境优美的东部战区大院颐养天年。

孙大哥除了写回忆录,还参加了书法班,瞧,墙上的对联和画,就是孙大哥刚学习书法的纪念。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7)

和孙大哥一见如故,有聊不完的话题,我们聊汽训趣事,聊家庭、聊孩子、聊共同熟悉的战友,说到战友梁永福,孙连长说梁永福是他的兵,他当过梁永福的班长和排长,孙连长说,前不久梁永福还要来南京看望孙连长,不知什么原因,迟迟未来。源于这个契机,我们立即决定择日结伴一起去马鞍山梁永福处。

聊到藏族战友拉玛珠,孙大哥一下就说起拉玛珠烧锅炉时,被回火灼伤面部,住了十多天的院,为此事孙大哥至今都感到很难受。我和拉玛珠提起此事,拉玛珠轻松地调侃说,那次烧伤,烧掉了他脸上的高原红。并让我代表他向孙连长问好。多好的官兵情谊啊,一个深深自责,一个宽容调侃,我的战友兄弟!

聊到战友罗国章,原来孙大哥是罗国章的师傅,而我是罗国章的徒弟,这样排下来,我应该是孙大哥的徒子徒孙啦,说到这儿,我们乐的哈哈大笑…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8)

正午,阳光浓浓,孙连长陪我们在大院散步。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9)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10)

我教练班长罗国章的师傅孙景林连长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11)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12)

精神矍铄的孙大哥,虽然年近七十,走路大步流星,讲话声音洪亮,行事雷厉风行,不减当年带兵风采。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13)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14)

与孙大哥的交谈中,得知他的生活很有规律,很充实,每天在大院徒步几公里。孙大哥确实是个非常细心的人,偌大的东部战区院里的每一栋建筑的历史、每一条路的走向、每一棵树的样貌,孙大哥都熟记于心,如数家珍的对我们娓娓而谈。

一棵生长在路边的普通松树,人来人往,没有多少人发现这棵树的异样,而孙大哥发现了他的与众不同,松树冠中有一簇冬青的叶片,孙大哥兴致盎然地告诉我们,这不是嫁接的缘故,是两棵树长到一起,松树完全把冬青树的树干紧紧包裹在自己的身体里,形成了一根树干,两种叶子的现象。我惊诧孙大哥强大的观察能力,我更佩服孙大哥知识量、信息量储存的很多,我想,这应该是他多年来养成的善于观察、善于学习、善于积累的好习惯吧。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15)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16)

这个院子变化不大,从00030部队(206团)汽车连调到00089部队司令部小车班当兵时,曾来过这个大院办事,一起来的战友告诉我,这是当时的。时隔四十年的今天,再次来到这里,感触颇多,但更感亲切,亲切的是战友孙景林大哥住在这个大院。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17)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18)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19)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20)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21)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22)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23)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24)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25)

孙大哥东部战区的住房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26)

与爱人叶子在东部战区散步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27)

在军人餐厅就餐,感受军营生活。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28)

叶子演奏江苏民歌《茉莉花》

5月8日与孙景林连长登明城墙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29)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30)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31)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32)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33)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34)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35)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36)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37)

5月11日,再次来到孙大哥家,孙大哥看到平台上,有沈阳康平战友聚会,非常高兴,立即取出老照片,给我介绍一一战友们情况,让我帮助翻拍,孙景林连长用手机认真编写贺诗,祝福沈阳康平战友们聚会快乐。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38)

戎装的孙景林连长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39)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40)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41)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42)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43)

孙景林连长转业到地方工作照,此照片被江苏省的一个报社登用。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44)

坐在孙景林连长的电瓶车上,路边的蔷薇也在疯狂地开放,景美人欢,我们俩想留住这美好的瞬间,此刻,正好有一外国男子经过,请他帮我们拍了这张相片,背景是爬满墙头的蔷薇花,这是我和孙景林连长在金陵的第三次相会,也是我向孙景林连长告别的相会。转身时,孙连长挥舞的手臂、花白的头发、和蔼可亲的面容,在阳光下,永远定格在我的心里了,突然眼睛湿润了,孙大哥,我会找时间到南京再来看望您,祝您及家人身体健康快乐!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45)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46)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47)

老骥伏枥,志在未来,时时不忘学习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48)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49)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50)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51)

孙大哥写作画面间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52)

孙景林连长的书画作品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53)

在南京期间,分别于五月六日东部战区大院、五月八日在鸡鸣寺明城墙上、五月十一日孙景林连长东部战区住地及附大街相会三次。

期间我们相约一起去马鞍山梁永福那里,因为永福大哥陪家人去湖北尚未我也因为其他事情急于赶回成都,所以,我和孙大哥取消了马鞍山之行,来日方长,留待日后。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54)

外一篇:

月季花盛开的城市

那个地方很远很远,那里的风轻轻吹,那里的歌轻轻唱,那里的月季花疯狂的开,那里有我的亲人和我的战友。那里是南京。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55)

每次来南京,

我和叶子都要携手徒步长江大桥。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56)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57)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58)

都要去攀登明城墙.阅江楼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59)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60)

这个下午

爱上了一棵树

满树细碎的紫花

在夏风里起舞

雅淡不俗

香味爽舒

浓荫处

待到天色暮

叶子于阅江楼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61)

狮子山.卢灵湖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62)

中央体育场(民国)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63)

都要在中山陵走一圈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64)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65)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66)

还要去燕子矶江边看千帆驶过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67)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68)

初夏已经登场,空气里弥漫着好闻的味道, 那一缕缕袅袅升起的香氛,是路边盛开的月季花,南京城的月季,花朵硕大、枝干高大,长成一棵树的样子,站立在初夏的季节里。这些天一驾车上路,就会被大街旁、立交桥上绿化带里的月季花所吸引,我用一句话来形容:月季花疯狂了,长的疯狂、开的疯狂、香的疯狂、逗引的想疯狂了。我是被月季弄疯狂了,整日带着小叶、带着满心喜悦去会战友,用脚步丈量曾经留下无数记忆的南京城。此时,月季花香伴着夏初柔柔的风拂面,我的内心里涌动着欢快和温暖!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69)

王天军写于江苏返蜀之日

2019年5月18日

“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70)

附件一:孙连长文章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相聚南京(图71)

附件二:

相聚南京,共叙友情

下午,我接到战友王天军的电话,当时以为他在宿迁,因前天在群里看到他发出的几张照片,我问,你现在哪里。“我在去南京的路上,到六合了”六合是南京市江北的一个区,距大桥40公里,这几年江北,和南京己连在一起了,我随口说晚上住我这里吧,吃住都方便。天军讲,己安排好了。得知他是开车来的,我告诉他大桥不让外地车通行,“这台车是南京牌照”我又告诉他慢点驾驶,通话结束。

晚饭后,我与天军通话,沒想到他把通话关掉,我正迷惑时,天军又把电话打来,说他有两个手机号,这是上班时单位配的,话费全由单位负责。原来如此。这次通话不长,因他明天将来这里,另他讲了一事,约我一起去马鞍山梁永福战友处相聚,还问我对梁是否熟悉,我讲,梁原是我们排的,我曾是他的班,排长。春节时他还讲要来南京我这里呢。

第二天早饭后,我手机不离身,九时多接到天军电话,己动身下楼,约2O分钟到。我骑上电车来到西门等候。不一会,天军夫妻开车到达,握手问候,门卫登记,在电车的引领下来到我的住处。

这时我仔细观看天军,确实年青,精干,满头黑发,后来他笑着说,来时焗了油,因也有少量白发了。但和我一头的白发相比,大不一样,论年龄我们相差近十岁,天军介绍,家属姓叶,十三岁上的军校,他们相识于新疆,转业后在徐州工作。她工作单位的一些人员我也认识,这又多了一些话题,她与天军有许多共同爱好,摄影技术很好,多才多艺。那天我们交谈很多,也很投机。记得78年那批学员,连队曾安排我给他们上了一堂部队作风纪律课,当时还没有饭堂,是在帐棚后边戈璧滩上讲的。至今我仍记得。教练结束,汽车分成两个连,天军讲罗国章是他师傅,我说,我当过罗国章的师傅,那是他从教练车分下来,当时我们开的是9号车,后来孙玉书,也与我同车。受我的影响,他两人对车辆特爱惜,这台车每天净净,后来还被支队首次擦予红旗车。这也是我师傅王家风的言传身教。天军笑着说我该称你为师爷了,我说,我们60多岁了,你称我大哥最好,听着亲切。当我问到天军身体时,他收回笑容,说当时他正在吉林镇赉与战友相聚,是妹妹打来电话,我把车开到徐州,乘飞机赶往成都,在新津医院多天抢救,挽回了母亲的生命,但落下,姊妹四人,我为老大,三个妹妹,有一个还没退休,母亲出院时,我又黑又瘦,挺了过来,现我们轮流照看母亲,还顾了一个保姆,过几天我就要返回成都新津照看母亲了。看的出来,天军对母亲一往情深,是个大孝子。午饭是在部队饭堂吃的,当时儿子下班吃饭,与天军夫妻见面问好。饭后在大院散步,留下许多照片,因部队有规定,有些地方是不许拍照的。

因梁永福战友在外地旅游,去马鞍山终未成行。

登南京城墙是天军的提议,为此我骑电车专门为能否停车作了考察,并在沛县人在此开的大风歌饭店准备了老家口味的饭菜,因天军爱人在徐州工作,适合北方口味。

与天军约好,五月十一日中午十一时,在西门见面,因上午我在外办事,在我骑电车赶回的路上,看到前面一人背包走路,心想怎么背影象天军,电车停住,果然如此。天军讲他从玄武湖走来,对这里很熟。中午我们仍在饭堂用餐,重庆杂酱面很有风味。这一天沈阳康平战友聚会的我在群里看到,立刻拿出当年的照片让天军看,他马上翻拍剪接,我又写了祝福的话一同发出,这次我们二人聊了许多,从部队,到家庭,子女,回地方的经历,提到战友拉码珠烧煱炉的事,感到内疚,提到我的两个孩子,我说,如果放在30年前,我可以给战友们介绍下培养孩子的感受,真不容易,包括回地方工作的经历,还有日常生活的风风雨雨。一路走来,有苦有乐。我们这代人全都赶上了。可能战友们都有同感吧。 天军还向我讲了黄连长所讲在平顶山改工后生活的困难,第一次听到,令人同情,心酸。因四时天军与家属等人还在南京南站见面,交谈只能暂停。

我骑上电车送他上公交,路上发生的一幕特有意思,一名中年老外给我俩照了三张照片,当向他感谢时,没想到他用汉语回答,不用谢,而且面带笑容。

附件三

小 事 回 忆

孙景林

我转业安排在县交通监理站工作,这是交通局的下属单位,业务上级是徐州市交通监理处。当时的交通分两块,县级的由监理负责,市级以上的由交警,由于汽车及驾驶员数量的猛增,监理的职权范围己不能适应这个要求:一些重特大交通事故当事人的刑事案件处罚,交通事故逃逸的侦破。假牌,假证,无证等执法是交通监理无法承办的。加之县市之间在交道上人为的矛盾隔亥。这种体制必须改变。87年,对交通体制进行改革,将县一级的交通监理全部划归刚成立的公安交警,这时我到了县交警大队

下面的几件小事,既有任监理时所为,也有当交警时所做。更是有在部队的教育培养,及学到的驾车技术。其中的战友情,老乡味也在其中。

开 车

刚到监理站上班没几天的一个下午,县里发生了一次交通事故,我与几名同事立马赶往现场:一辆白色拉钢材的进口大货车停在路上,不远处有一辆倒地的自行车,伤者已送往附近医院,该车属一大型煤矿所有。载重十几吨。驾驶员一脸的紧张和无奈,等待我们的到来。我们到后,一方面派人去医院看望伤者,伤情无大碍。其他人勘察现场,拍照,围观的人很多,又了解一些知情人,待全部结束,我们将返回单位,没想到这台事故车无人敢开,按规定不能让肇事司机驾驶在场的几位同事显得无可奈何,这时我小声说我开吧,此话说出,既无人赞成,也没人反对,我把司机叫上车,点火,挂裆,起步,很顺利地将车开回单位。在我下车后回办公室的时候,听到同事议论:还是部队培养的驾驶员管用。

修 车

在交警大队上班时,我在一个检查站工作,那时上下班需拦车搭乘,因单位一台旧吉普,一辆三轮摩托需巡逻用。这天中午,天较热,我跟一辆山东牌照的北京吉普回家,驾驶员30多岁,开车技术不错,车上还坐有两名中年人,象是领导,没想到车行驶不远,发动机放炮,油加不上,车辆被迫停在路边树下,驾驶员下车后打开引擎盖,站在那里,不知从何下手,我在一旁随便说了一句:你看一下电路,没想到他把修车的任务主动让给了我,我当时也没客气,打开分电盘盖,看了一下白金,用细纱布擦了几下,又让摇车,调好白金间隙,换了个分火头,车发动后一切正常。驾驶员说:原以为你们交警只会在路上罚钱,没想到你还会修车。

查 车

记得八九年春的一个下午,那时我在沛县南面的一个检查站工作,单位称中队一辆河南牌照的轿车被查下,司机把驾证,行车证拿出,因是其他人查的,我是站在一旁看到,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没让车走,司机把坐在车里的一名象是领导的叫下来,我抬头一看,陈向阳他那时是七局一公司党委书记我喊了他的名字,因我穿的警服,他一时没认出来,当我俩走近,他才认出,随口喊到孙景林,说怎么是你,我们握手问好,查车的同事见此情况,马上把证件交还给了驾驶员,我安排了一下工作,跟他回到县城,在路上他说,我这台车跑遍河南没谁查过,没想到回家了被你们查下了,我说不查你不会停下,也见不到你了。这是缘分吧,我们都笑起来。晚上十几名战友聚在一起,很晚结束。这名司机我不认识,后战友凡璧告诉我他叫娄国利,宝丰人,79年入伍,是203团调来的。要是原汽车连的战友,我一眼就能认出并叫出名字来。

战友王本旺回沛县,车辆也被查到,我是听李来友讲的(那时他是教导员)中午交警大队还管了饭。车是皮运玺战友驾驶的。

战友孙仕高开车到沛县接领导董道营,在县城被查下,那时我在下面检查站上班,与仕高战友还不太熟,当时他提到李来友,因他是李接的兵,李又是他新兵连,与交警说明了这个情况后,马上就放行了,而且交警还说不放走中午还要留下管饭。那时李来友己是交警大队长了。仕高战友把这事学给我,后讲给李来友听,我们都笑起来了…

丰县战友韩凤德晚上坐小车由山东在县城北的一个检查站被查,当时他不知我在此上班,见面问我何时调这里了,太巧了,饭后他提出明天能否帮他开一下车到徐州南办事,免得路上麻烦,刚好我休息,穿上警服开着那辆旧小车陪他办事一天。

我从事查车工作十余年,几次与战友老乡的车相遇,真是巧合,缘分,可笑,有意思。

避 险

雨后我下班拦下一辆河北的北京130小货车回家,车上3人,我坐在中间,行驶至一个村庄,柏油路上有些烂泥,特别滑,不知什么原因,驾驶员踩了一脚刹车,这时车尾甩向右边,他不知所措,我大声说:快松开刹车,向右打方向,车在路上忽左忽右晃了几下,幸好当时路上无车无人,车滑行很远才慢慢在路边停下,他忙下车,低头看车下,说:坏了,方向失灵了,我在车上听到这话,说,你上来吧,并告诉他方向没失灵,是路滑刹车有点跑偏造成的。遇到这种情况,要松开脚刹车板,车尾向那甩就向那缓打方向,也可用手制动,不果不可想象。这是我坐车遇到最危险的一次。

驾驶员说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如果我不在车上,真不知后果如何。

借 钱

沛县位于江苏省的最北部,与山东接壤,这里有个联合检查站,也是一个治安卡口,每天过往车辆很多,有几个单位在此查车,但以我们为主。四月底的一天上午,我上班刚进院,发现一辆拖掛车停在院内,车上货物被棚布遮盖,经了解:车上装的梨子,因育林基金在办手续时没交够,被林业部门扣下补交。一个多小时过去,仍未处理,林业的同志讲:他们有钱,不愿交,扣一会车就来交钱处理了。又一个多小时过去,驾驶员及货主仍不着急处理。咋回亊,我把他们叫到办公室了解情况:该车是河北邢台隆尧县的,梨子送往杭州,一万多斤,出门带的钱连花带罚没了,准备把车停在这里往家发电报汇钱,车停这里也放心。当我问车上梨子的情况,说是从冷库装的,一星期后就会慢慢烂掉。今天是第三天,这是个大问题,如果真因为扣车而造成损失,追究责任就麻烦了,这是人民的财产,不能因小失大。我随口讲:现在就放车让你们走。“让走我们也不走了,因为实在没钱了”今天这是遇到的啥事呢,查车查了个刺猬,罚款没有,放行不走,车还不能扣。从未遇过的难题。咋办,与几位同事商量,最后达成意见:干脆,借钱给他们,放车,问题以后再说。林业的人员也同意这么做。如果该车返回时不把钱归还,算白做好事,问心无愧。我拿出300元钱,交给驾驶员(当时一个月的工资)他一点也不敢相信,在这里没罚到钱交警反而会借钱给他。

几天后的一个夜里,该车从杭州不但把钱还上,还送了一面锦旗。当时我没在场,是第二天知道的。

此事不知何人发文在报纸上。标题“从罚款到借钱”

写于二O一八年十二月、于南京

附件四: 战友互动

景林,你把你自已的位置罢放正确,老了,这也是一种乐趣。也是一种修养。也是给家庭和孩子做出了榜样,直得学习,比打牌强。

黄世华

黄连长来趟南京吧,有平顶山直达车。不让你喝酒,每天在大院或出门都好玩。

孙景林

好,有机会去。欢迎你来平顶山玩。

黄世华

你说的对,老战友,写了很多,也画了不少,但都拿不出门,当废纸处理了。你是会民吧,老记不住。

孙景林

双全战友,我也是入了战友群才有的这么多爱好,在老家天天钓鱼,使用个老年手机,出门也不注形象,退休了,无所事事,在南京不行,干什么事包括穿戴都要注意,因为个人的穿着打扮对子女有影响,也是他们的脸面。他们还给,平时要多给自己充电,接受新事物。我开始写东西净忘字,现在好多了。所以战友们一定要昂头挺胸潇洒起来,过好每一天。

刚看到沈阳康平79年入伍的战友发在群里的聚会照片,由此我想到了79年在头屯河你们的教练情形,中间我跟过几次车在八一农场教练。40年过去,就象昨天,我仔细辨认照片,又核对群里战友通讯录,但只认准了严加西,徐树新,杜德元等战友。

这是当年教练毕业咱们的合影,记得你们两台教练车学员一次考试通过。

我是孙景林,现住南京,欢迎战友来此叙旧。

尊敬的孙景林连长老大哥、看到你的作品如见你本人,你的才华和精气神叫人钦佩!如此丰富多彩的晚年生活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王双全

张惠民

张惠民战友歌唱的好,在火车上还给旅客唱。真大气,一般人放不开。好战友。

孙景林

赠孙景林连长一首七绝

好年华

不贪繁华不恋花

能饱三餐心态佳

闲来写就青山画

人比青山更可嘉

七六年我刚下连队,杜德元是我的班长,也是我的啟蒙师傅。第一天下车间,杜班长叫我拧下火花塞清理积炭,不料我蛮力太大拧断了火花塞(用力反了)杜班长一声不响拿把胶钳拧下断了的火花塞,我的心才静了下来。以后杜班长对我很好,言传身教,至今很想念他!

符妃福

孙景林;

张育光退休。目前在一民营学校校车车队队长。

用竹筒抽烟似过去铜制的水烟袋。过滤烟油很好。

那时候庞照全丶钟振财丶张育光`春寿等老战友用竹筒抽烟。76年冯国义丶易维敬丶廖思勤,陈妃伍等也是用竹筒抽烟水平都可以。

孙景林

在久违的日子,我们曾多少次打听彼此下落,只为送上一句战友最诚挚的问候,别后的岁月,我们天各一方,但割不断彼此的牵挂和关怀。组织战友聚会的初衷,就是为了共同回味军旅历程,重温友情,再话当年;就是为了搭建互通互动与互助平台;就是为了整合战友信息资源,共创共享美好未来。大家团结起来,互相帮助,互相关心,不分高低贵贱,不论叶绿花红,如有困难,应多找找战友,那怕是互相闲聊,互相倾诉,也是一种需要,一种安慰,一种毫无暇思的精神寄托。我们衷心希望星火相传,接力温暖,把我们魂牵梦绕的战友之情传承到我们的下一代。

王天军

弹指一挥间,当年汽车连的连排班长,现已七十岁出头,当初十七、八岁的小兵,今已两鬓白发。

今天群里的已没有了教导员、营长,股长和连长,有的只是一起坐着闷罐军列去参军的战友 ; 今天入群的已没有了局长、处长,科长和所长,有的只是一起在军营里磨爬滚打的老兵 ; 今天聚会的已没有了老总、老板,经理和主任,有的只是一起在部队食堂吃大锅饭的一一一你我他。

岁月无情,转眼间我们己步入老年,离开部队己有数拾载,当年那些英俊潇洒的弟兄,正值风华正茂,朝气蓬勃,如今己是两鬓斑白,满脸风霜,岁月无情,割不断战友情深。无论过去留给我们多少遗憾,无论曾经失去什么,这段历史己成为我们人生中最,最绚丽的一页。这一切我们将永远铬记。亲爱的战友们,今天的聚会就是一幅画一首难忘的歌。让我们彼此祝福,祝福所有的战友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燕子矶船千帆渡,

卢灵湖水万人泽。

长江头尾都眷顾,

华发依旧恋秋波。

赞景林天军南京相会

芳华军旅共磨砺,

夕阳漫度更觉亲。

分袂无音多思忖,

一生能有几知人。

长赞老友景林豁,

短誉新朋达天军。

熙攘天注定,

缘自战友植于心。

韩殿臣

王东

謝谢崇高,王东,仕高等战友的互动。

应一家子仕高弟的提议发几张与天军战友的合影。 —孙景林

汽车连的战友们:

十年前天军为了找到我,从成都坐两天一夜的火车到马鞍山,几经查询才找到我,为此:我写了一篇回忆短文叫(千里寻战友)

孙景林连长,林盛战友讲的太好了,我们都老了,40年前首长和战友们各个英姿洒爽,帅气十足,精神抖擞,如今的确老了,在采石矶游玩时德怀弟不爬山,我问他为什么不上山看着,他说关节疼,上不去,为此我很难过,也有了许多感慨,如果我们还走得动时不走动,也许留下许多的遗憾!

所以:从今天起我要完成一个愿望 ,以感恩的心去拜访曾经培养,教育,关心,帮助,支持过我的首长,师傅和亲爱战友们,也欢迎汽车连的首长和战友们到马鞍山(八支队大院)来座客,我定热情接待,陪同旅行。

感恩有您,再次谢谢各位。

梁永福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相聚

相聚,词语,聚在一起;彼此相会的意思。

战友

翻拍自七十年代同名韩国电视剧,本片也讲述了战争的残酷性,在战场上一群不曾相识的年轻人不知为何而厮杀,他们只知道如果不杀敌人,就会被敌人杀。崔秀宗在剧中饰演一级中士班长李玄重,李泰兰饰演李玄重中士的恋人李秀景,三八线划分之后身份为朝鲜的朝鲜人民军军官。分处南北两个不同阵营。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她是上帝的艺术品,而是一个奇怪而疯狂的女人

她是上帝的艺术品,而是一个奇怪而疯狂的女人

她是上帝的艺术品,而是一个奇怪而疯狂的女人[详情]

长江南京水位升至9.93米,多辆抢险车辆停在江边道路边严阵以待

长江南京水位升至9.93米,多辆抢险车辆停在江边道路边严阵以待

长江南京水位升至9.93米,多辆抢险车辆停在江边道路边严阵以待[详情]

向长江里偷排油污水,12名犯罪嫌疑人被公诉

向长江里偷排油污水,12名犯罪嫌疑人被公诉

向长江里偷排油污水,12名犯罪嫌疑人被公诉[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