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 “网红梦”,反噬年轻人

日期:2019-07-17 16:24:2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451

全民 “网红梦”,反噬年轻人(图1)

2018年双十一,一场“压轴直播”的表演时间留给了马云及“口红一哥”李佳琦,李佳琦最后以32万个商品、6700万的销量,毫无悬念地赢得这场直播PK。当时他的粉丝不到100万,如今猛涨到560万,直逼薇娅的600万。

而几个月后,薇娅特意策划去韩国做了一场美妆直播,交出了85万单、1亿额的成绩单。

与此同时,快手、抖音等短平台也有了能够日销过亿的头部主播“散打哥”辛巴818、“正善牛肉哥”等人。据《2018中国网红经济发展洞察报告》数据,截止去年4月份,网红粉丝人数达到5.88亿人,整年的网红经济规模将超过2万亿。

所以,当一半以上的95后将未来的职业选择瞄准主播、网红,也就不难理解。但一面是全民网红时代助推的行业繁荣,一面是略显消沉的互联网经济及创业氛围,两种现状的反衬让我们不得不忧心这种职业趋向,是否隐藏了无法估量的隐性损失。

网红饱和与互联网人才缺口

而网红数量增长的一大原因是粉丝数量的增长,截止2018年4月,我国网红粉丝总人数保持了之前不断增长的势头,达到5.88亿人,同比增长25%。

这和当下年轻群体青睐于网红、主播的职业选择倾向极为一致。

全民 “网红梦”,反噬年轻人(图2)

前段时间大学生一站式求职网申平台“梧桐果”面向全国10万名应届大学生发布问卷,整理了《2019毕业生求职意向调查报告》报告谈及,直播、网红、新媒体、网游陪练等新兴职业备受追捧,新一代年轻人把“玩”变成了可以用来谋生发展的工作。

社会与媒体也注意到了这一现象,根据新华网此前的调查统计,54%的95后最向往的新兴职业选择为主播、网红。

事实也是如此,择业观的改变已经直接影响到年青一代的就业。《2018中国网红经济发展洞察报告》提及,伴随着网红经济的逐步专业化以及MCN机构产业的完善化,网红与MCN机构签约成为专职网红成为了一种新趋势。换句话说,越来越多的年轻一代把网红当成自己的正式职业和工作。

但是,与竞相涌入的网红市场相比,互联网整体的就业、创业状况就略显消沉。

全民 “网红梦”,反噬年轻人(图3)

根据智联招聘发布的2018年《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报告》显示,从第一季度以来,互联网/电子商务的就业景气度出现连续三个季度的下滑,在CIER景气度排名中,该行业也从第一位下降至第四位。

这其中最大的原因固然是受外部经济环境影响,互联网公司缩减了招聘需求,不过互联网众多岗位越发严重的人才缺口,是否暗示着毕业生受新兴职业吸引,侧面加剧了这方面人才的流出,而网红、主播则恰好是他们最向往的职业。

网红时代的人才“迁徙”

近几年来,文娱产业人才流动,从体制内跳出体制外,并向互联网平台转移的倾向已经十分明显。尤其是,网络剧、网络综艺、网络大、移动直播、移动短,这些新兴概念在短时间对传统行业形成颠覆,让相关人才看到了互联网带给影视行业前所未有的生机和想象空间。

但是技术岗的缺口依旧很大。比如大数据算法人才,根据麦肯锡的一份分析报告,预计到2018年,对于懂得如何利用大数据做决策的分析师和经理的岗位缺口将达到150万人。

事实是,网红群体也确实逐渐呈现高学历、年轻化的趋势。《2018中国网红经济发展洞察报告》显示,与2017年相比,网红群体的学历水平持续提升,95%的网络红人接受过高等教育,14.6%的网络红人拥有硕士及以上学历。

我们虽然无法断言拥有高学历的、流入网红市场的毕业生,能够弥补技术型人才的缺口,但对网红、主播职业的趋之若鹜,可能间接地降低他们对互联网经济的贡献或价值。就像一位互联网创业者和一个粉丝百万的网红,后者最大的价值无非是引导粉丝消费,而前者是整个互联网创新必不可少的存在,他们或许能带来颠覆传统产业的变革力量。

所以,这个全民追逐网红的时代,对网红、主播行业的涌入,变相地,或许就是创业者和创业者价值的缩减。

全民 “网红梦”,反噬年轻人(图4)

早在2016年,曾发布一则《大数据微报告:95后抖屏择业观大起底》报告指出,95后追求个人兴趣,在择业上更加“自我”但更看重较高的物质回报,也较少拼搏奋斗的精神。因此,在就业上,他们更乐意选择文体娱乐,互联网则居于次席。与此同时,近两年大学生的创业意愿越来越低。这两种现象多多少少有些关联。

很多人将网红、主播也当做自我创业,但实则能够成功实现商业化的少之又少,最后做到上市公司的更寥寥无几,这和互联网创业有着本质区别。

消费主义催生的泡沫?

我们不得不承认,互联网一个又一个风口从兴起到沉寂,一个又一个公司从扩张到缩减,这多多少少打压了互联网从业者的积极性。而光鲜亮丽的网红经济,则被抖音、快手、等流量巨头推上高潮,对内容输出者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对用户来讲更是一种慰藉。

所以,我们无法抛开大环境,过分苛责年轻群体对网红的追逐,只能警惕这一现状可能给互联网人才流失带来的潜在影响。

但仅就网红经济而言,其本身确实值得诟病。随着其平台进一步打通与消费的变现路径,李佳琦、“散打哥”等销量奇迹的背后,是被网红影响力绑架的消费主义。

更关键的是,消费主义的盛行也给互联网一些行业的发展增添了许多泡沫。比如金融消费,年轻群体的过度消费理念,曾将很多网贷平台推上资本风口,而去年P2P接连暴雷,除去收紧的核心缘由,过度消费催生的业内乱象,也是其加速走向洗牌期的助推。

观察最近有关网红的负面,其中有想做网红而去借贷整容失败的,也有为购买网红推荐产品、追求精致而借贷消费、被迫还债的。

当然,这种消费主义不单单表现在粉丝为网红带货买单,扩大到整个网红群体辐射的直播、短、知识付费等内容行业,受众群体对网红所输出的信息,也带有一种越发盲目消费和被动接受的倾向。更进一步,信息获取或知识都以一种商业化的方式被掌控,用户真实的学习能力则潜移默化地被削弱。

简单来讲,这其实就是算法推荐下,内容喂养所形成的副作用。而网红作为内容的输出者,其粉丝积累、和变现皆有赖于算法,所以他们对于用户的行为趋向,也必然要负有。但现在很多网红显然连以身作则都无法做到,更何况是正向引导。

历史经验证明,经济萧条时期,娱乐产业反而愈加繁荣,我们正处于一个追逐网红和娱乐的时代。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网红

网红,即网络红人的简称。“网络红人”是指在现实或者网络生活中因为某个事件或者某个行为而被网民关注从而走红的人。他们的走红皆因为自身的某种特质在网络作用下被放大,与网民的审美、审丑、娱乐、刺激、偷窥、臆想以及看客等心理相契合,有意或无意间受到网络世界的追捧,成为“网络红人”。因此,“网络红人”的产生不是自发的,而是网络媒介环境下,网络红人、网络推手(其中以sputea等为显著代表),传统媒体以及受众心理需求等利益共同体综合作用下的结果。

网友评论
coco1982
coco1982
全民素质教育该从何抓起?
2019-12-02 11:23 457
上之者上也
上之者上也
上英语补习班成了孩子的常态,谁不补倒成了奇帕
2019-12-08 19:40 565
贤de蛋疼00
贤de蛋疼00
为了这块砖头,抛弃了我们自己的精髓,有种邯郸学步的悲哀
2019-12-03 14:16 42
真心真爱1
真心真爱1
全民小视频如何赚钻石?
2019-12-01 16:35 865
米小果棒棒
米小果棒棒
全民进入工商业社会,所有年轻人不会种田,未来世界会走向何方?
2019-12-04 21:57 774
相关文章
聚焦年轻人创业故事,《照相师》如何勾起全民回忆?

聚焦年轻人创业故事,《照相师》如何勾起全民回忆?

聚焦年轻人创业故事,《照相师》如何勾起全民回忆?[详情]

全民在骂的年度最佳,你看了吗?

全民在骂的年度最佳,你看了吗?

全民在骂的年度最佳,你看了吗?[详情]

圈黍,屈楚萧营销遭反噬?张柏芝利用孩子捞金?

圈黍,屈楚萧营销遭反噬?张柏芝利用孩子捞金?

圈黍,屈楚萧营销遭反噬?张柏芝利用孩子捞金?[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